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第93章:奇花异卉

天亮没有多久,窗外的阳光洋洋洒洒透射了进来,曲臣羽的电话正好也打了进来。

可是输入后系统很快提示密码错误,而且最糟糕的是她总共就只有三次机会输入密码,如果密码连续输错,系统就会自动报警锁定她的电脑并向当地公安部门报警。

这会子她想躲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直愣愣望着郑惠华和她旁边的曲耀阳。

这几年政商两界早就盛传,他已经低调多年,就是全国首富寿宴的邀约他也不去,他就闷在a市,低调得影子都快要找不见。

“……我累了,要睡觉!”曲耀阳打破一室的沉默,对着依旧战栗在沙发边的裴淼心开口。

这一攫,她用力挣扎,盖在两个人身上的被子缓慢滑到腰间,她身上骤然一冷,这才意识到原来昨夜里她梦见睡衣自动解开根本就是真的,这男人居然无耻到趁她睡着爬上她的床再宽了她的衣。

他明白一个人吃饭的酸苦,从前他总是将她一个人孤零零留在家里,每次她做了满桌子的菜他也不会回来,即使回来了,他也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

“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凭什么要对你负责任!”

她拿起桌子上的东西转身走出花园,给裴淼心打了半天电话都没有人接,等到旋身走进客厅的时候夏芷柔竟然就等在那里。

“嗯?”

她站在门边盯着床上的他看了一会,看他由原先的隐忍克制到后来显而易见的躁动与慌乱。

与其让你在我怀中枯萎,宁愿你犯错后悔,让你飞向梦中的世界,留我独自伤悲……

他似乎也是在看着她的,低垂下来的眼眸看着比他矮了接近一个头的小女人,以及她微微肿胀娇颜的红唇。

他扣着她的下巴揉着她的唇,那额头上的青筋,眼眸里的怒恨,显然已经拼命烧到了极点。

一直到晚餐的时间,几个姑娘的房里才有人断断续续出来。

沈俊豪夹什么东西给裴淼心她就吃什么,边吃边听见他在自己旁边轻声:“嘿,姑娘,别光吃饭不吃菜啊!瞧你瘦的,这你喜欢吃吗?还有那!要是都不喜欢,让人拿菜单来点呀!”

到底被他占了身子,虽然只是快速的一进一出,但是她跟他之间的关系早就不同,从还在a市的那个家里、那个夜里,其实他们之间的一切早都已经不同。

裴淼心快步从医院里奔出来的时候,易琛还是挽着袖子站在草地上的样子。

她轻声安抚了他几句,“臣羽,等我在香港这边的工作结束后,咱们回伦敦吧!这次回去就不要再回来了,至少是我,那个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好让我留恋的东西。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结婚吧!”

裴淼心凝了满脸的黑线,“陆大少,正好,你的车撞坏了我的车,而且凹陷了这么一大块。”

是啊!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曲耀阳笑着拍了拍妹妹的头道:“我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到是最近,妈没有再找你麻烦吧?你跟那什么……尤嘉轩还好吗?”

“等等!”苏晓快速打断,“你说的到底怎么回事?我现在马上就开车过去!我的裴大小姐啊!你难道就这么没有常识,安眠药怎么能放在酒里面一起?你到底是想自杀呢还是杀他呢?还有,你怎么又跟他纠缠不清!”

“你要钱我没有给你?!当初摇尾乞怜地从我这里讨赡养费时你不是很理直气壮?!一个人到底要虚荣成什么样子,才会变成你今天这幅模样!”

翟俊楠忍不住轻笑出声:“我长得有那么像坏人么,让你一见着我就想逃?”

天亮以前,肆掠了整晚的狂风大雨似乎慢慢消停了下来。

“妈,我没有时间跟你解释那么多了,你快去收拾东西,咱们回美国去找爸爸,我再也不想待在这里了。”

她不知道这些新闻为何如此恶毒,甚至就连当年她如何从夜店里出来,勾搭上市长公子,以及之后如何破坏市长公子的婚姻,当年了多年小三才挤进家门的事情都报道得极为详尽。

曲市长冲她点了点头,“淼心你继续吃吧!你妈她那个人就是这样,子恒出车祸进了医院,她看着着急又帮不上忙,已经留了婉婉在那边照看着,我们上楼换件衣服还要过去,你就在家里等着,等耀阳回来了问问他看这事情怎么处理好吧!”

以前他不碰她不靠近她时一切都还能佯装得很好,可是瞧瞧她都干了些什么,漫长纠结的岁月里头为什么总是在他的眼前来来去去挥之不散?

她掌心触上一处高耸,坚硬滚烫且炙热得像要穿透她的灵魂与皮肤。

曲耀阳抬表看了下时间,摆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

裴淼心从洗手间里出来,“大叔,我有话想同你说。”

“所以,当初真的是你用订单同她交换,让她退出‘青苗会’然后邀请我加入的吗?”

他一直都安安静静地待在她身边,用着他的方式,去帮助她。

“若说曲夫人不喜欢我的理由繁多,那她不喜欢夏芷柔的理由也是一样的。可是现阶段,她仍然愿意舍近求远,用夏芷柔来对付我,那就说明夏芷柔手上有让她妥协的理由。”

“啊?为什么啊?当初在北京的时候我们也一起住啊!那时候你都没说什么,现在干嘛不行啊?”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可是现下他与聂皖瑜到是刚好,这聂皖瑜不论身家还是背景,似乎样样配他都极为妥帖。

“苏晓,谢谢你。”

“那就好,那就好。子恒,快别玩手机了,好好吃饭。”

“裴淼心!”他厉声一喝,两只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腕,所有的隐忍爆发过后,他心下一片仓皇,只觉得现在如果不说,以后就真的没有机会再说。

“曲耀阳,你混蛋!你这个暴徒,你放手!”

打包收拾好最后一包东西,裴淼心在电话里说:“没有,阿jim挺好的,真的,要不是他把真相告诉我,说不定我就要成为传说中的坏女人。”

曲婉婉在门内恸哭出声:“我知道您跟爸爸都有自己的打算或是自己看中的人,可是你们已经摆布过我大哥的一生,害他到现在都没得到幸福,难道也想这样对我么!最多,最多我毕业以后同嘉轩一块离开a市,离开这里以后我就不算是曲市长的女儿,我们全都靠自己,不要家里的一分钱,我们全靠自己白手起家行不行?”

只是后来的事……他们到底错过了彼此。

她总以为那年她跟他在北京,易琛搂着哭得就快背过气去的汤蜜……她以为他会决定重新回到这个有着他易家一切的城市。

小家伙嘿嘿一笑,已是不打自招。

……

“哦。”曲耀阳恍然大悟地转过头去,大脑里一片空白,似也没什么心思与她闲聊下去。

“行!但我可得跟你把话说在前头了,这次的新货可不多,你也知道这东西现在越来越难搞了,到处的医院都查得严,你都不知道我拖了多少关系,又借着你搭的路干了多少事情,那是花了大价钱才搞到这批新货的,你若是不要……”

可是她看着他,他也是在用模糊的视线看着她的。

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她有了这个孩子就相当于有一份保障,不管之前他们是因为多深多久的感情走到一起,一个十年之后又一个是一个十年,谁都没有能力保证,在下一个十年里头谁的爱不会变质变形,有个孩子有个保障始终是要安全一些。

她说:“苏晓你……”

……

纵是再想不去在意,裴淼心还是被曲母说的话给气得不轻。

越深呼吸越是感觉哪里不对,等到一阵晕天黑地袭来的时候,裴淼心的眼前只有芽芽小小而惊慌的脸。

可是他刚刚话里的质问,哪怕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承受得住这样的怀疑。

听到孩子只有九周半时,她坐在医院的走廊上当真是松了口气的。

他向来就不大喜欢方便面的味道,又因着刚才的谈话多少有些胸堵得厉害。随意几口便重又回沙发上躺着补觉。

知道她是又想起那段与曲耀阳并不开心幸福的婚姻,曲臣羽单手箍住她下巴逼她抬起头来,“不是,我只是希望你明白,不管我有没有记忆,对你的印象完不完整,至少那份感觉留在我的心底,我是真的想要好好珍惜你、对你好,我不想你因为仓促决定而害了自己一生。”

她的唇上热热烫烫的,本来僵硬无比的心脏仿佛在这一刻被灼烧,被人真心疼爱的喜悦让她觉得既温暖又彷徨。

医生看了看他的腿,“表面的恢复情况不错,不过做完手术以后还要再照一次。但是作为医生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下半身持续长时间有麻痹的感觉,那你或许要做好坐轮椅的准备。”

她自知自己说错话了,赶忙咬住下唇偷瞄了一眼外面,“大叔,不要这样,待会让你妈妈看见了不好……”

“干什么你!反了你了,在看守所里还敢打人!”

两个人开车到附近一间24小时经营的便利店门口,她为他买了速食的三明治和几只关东煮,“我看过了,店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只剩下这些,你先将就垫垫,等回家我再给你做吃的去。”

可他听了曲婉婉的话只是冷笑,他说:“我与她之间还能如何收场?她既已同臣羽结婚,日后也只是我名义上的一家人。一家人,除了是芽芽的妈妈,她再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努力让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回到正轨上来,我想芷柔怀孕了,或许这样才能断了我所有的念想。我不想再想,我只想要好好活下去。”他想他与她本来就不是那样的关系,只是不怎么凑巧地上过一两次床,又刚好觉得对方在某一方面还挺适合自己的,所以恣意缠绵、偶尔打诨,想在一起时便在一起,不想时便各奔西东。

可是没有。

可是乔榛朗的车子就是没办法开走,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她了。有时候说起来都觉得这个城市真是可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等你真心想要见一个人的时候,却怎么都见不到。

曲婉婉的一席话突然让在场的几个女人都不怎么说话了。

吴曦媛再不答应也得答应,最恨这群姑娘一个个都是身娇肉贵的主儿,让她们拎着这么多东西在超市门口站着,等着拓已君再把车开下来接,她们一定是不愿意的。

乔榛朗虎了脸,“你想过河拆桥?这可没那么容易吧!刚才是谁说我做人没有贡献,现在烧着本少爷的油,那么远把你们从山上拉上来,怎么的,也够换一顿火锅了吧!”

果然还是厉冥皓的一招制敌,迅速将聂皖瑜强行拽上了出租车。

虽然打车也可能会影响不好,被熟悉的人给看到。

“他生没生异心我是不知道。可是在‘玉奇’完成权力交接的关键时期,我不希望因为任何一个人的问题而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也不希望其他高定部的员工觉得我是要回来对付他们的。我给他们加薪,也是想暂时稳定住军心。至于谁是不是生了异心,我自然会去发掘的。所以‘心工作室’这个时候最好还是独立经营。”

可是芽芽——她几乎用了全部心力来爱与照顾的女儿,是这么多年来无论幸福与辛苦都陪伴在她身边的小人。作为一个母亲,她完全无法想象就这样失去芽芽,届时她又该怎么办?

“不可能!”裴淼心瞪大了眼睛,“芽芽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再说了,你刚刚不是已经答应过我……”

他知道她找不见她了。

就像他总以为这一生或许都再没有机会见到与得到的小女人,她终于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再不害怕她在他每每面对她时总要失控的情绪里挣脱。

他并非诚心想要同她过不去,只是太过鲜明的对比,她把以前只会对着他的笑颜扯得分崩离析。她不再缠他不再耍无赖,也不再对着他没心没肺地笑了。

曲耀阳将车停好过来打开车门,解开安全座椅的腰带时,突然听小家伙在自己耳边说道:“巴巴,你这样可不行哦!”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裴淼心自然没有办法再往下接。

“算了吧!”裴淼心伸手来拉了拉他,“我若不是自己身体不好,那么容易就被她几句话气出毛病,其实也怪不着她。我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看到曲夫人的时候,她还不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只是可惜,一个女人如果真的伤了心了,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吧!”

“还在这楞着干什么,陈妈,赶紧的,把该上的菜都给上了吧!还有,皖瑜,快别忙活了,进去洗洗手就出来吧!耀阳指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冷冷哼笑了一声,“裴淼心,你想得美!两个月前我想跟你离婚你不离,现在叫我来还做了这么多的菜,奶奶刚去你就拿出这样的东西,还有我爸我妈那边,你凭什么去说,你到底有什么居心?”

“耀阳,我能问问你么,就算我跟他之间有些什么,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女人,原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伴郎团一声声尖叫,大叫着“吴姐姐”,俱都欢欣雀跃得不行。

乔榛朗撇唇一笑,并不答话,却很快跟旁边另外一个姑娘打得火热。

他还记得她唇上的每一丝味道,那个味道软软甜甜的,像樱桃香,又似红酒醇。那个味道他尝过的,是只要一尝便深陷其中再无法自拔的美味。

因为爱他,所以甘愿洗手作羹汤,放弃自己的学业和事业,只为了成为他偶尔回家时,能够看到的无知小妇人。

她的心犹自慌乱个不停,着急抓住床头柜的手机想要给曲耀阳打通电话的时候,才发现手机此刻竟然没电,而家里的座机却像是被什么人剪短了电话线,一个电话都打不出去。

“不用了,您有什么想说的就在这里说吧!我听着。”

“开价吧!你想要多少钱,我要你手中所有‘宏科’的股份。”

“爸,对不起,恕我不能从命,虽然我不知道您想要‘宏科’的股权做什么,可是那是臣羽留给两个孩子的东西,我只是暂时代为行使权益,他们不是我的。”

“嘿!你这人怎么说话!”洛佳一下挡在裴淼心的身前,用力去推了聂母一把。

苏晓看到她一副面色惨白,甚至嘴唇都有些发紫的模样则更是来气,当真抓住夏芷柔就开始猛扯,“你他妈什么玩意儿,别给脸不要脸了,爱你妈啊!”

这几日怀孕的难受,再加上曲耀阳对她态度的冷淡。她只知道从前他绝对不会这样对她,每次他若发了她的火了,她只要一袭性感的蕾丝睡衣上身,再在他面前表演几下,保准他的气就不会太长。

她慌然在自己的情绪低落以前同爷爷笑笑,说:“爷爷您一个人躺着闷不闷,要不要我说几个笑话给你听?”

他的眼睛对着她的眼睛,这样痴迷的望着,又带着几分迷离的神情,一下就让裴淼心莫名其妙得半天都回不过神。

裴淼心更是被这个答案弄得怔忪在原地,好半天都出不了声。

场中周围全是簇拥着与她说话的人,她就站在那里,随意挽起脑后的卷发,与周围的人谈天说地,好不开心。

他知道当时在丽江遇到地震时的晕眩感又来了,这次不只是心疼,他连胃给五脏六腑都开始不对劲,吃不下东西也睡不着觉,整个人仓皇无措得什么事都做不成。

他的脑袋成了一滩浆糊,一个是他曾经深爱有情有义为他奉献了十年青春,一个是后来出现却不着痕迹地温暖着他整个灵魂。他想,这世界上的所有事情总归没有办法两全,他给了其中一个爱情,自然只能给另外一个婚姻。

曲母恰在这时候打岔:“听说忠宁近来的生意做得极大,上回海关的廖家平还在同我们家老曲说,这忠宁的进出口贸易是越做越大了,现在a市市面上好多流通的好货都是从他那里进来的,若不提早预订,很多东西都还拿不到,实在紧俏。”

她震惊睁大了眼镜,顿觉唇上一阵火热。

他想过要继续生那小女人的气的,自从她答应做他的女人就总是不按牌理出牌,一会为了臣羽的事情同他纠缠半天,一会又故意去挑衅夏芷柔。

她失笑起来,“住这里怎么会害怕?这里是我从小就住着的地方,当我还只有那么丁点大时,我爸就买下这里给我们做家了。而且,他还在后院的篱笆地里种了一棵跟我年纪一样大的桃树,每年一到这个时候,桃花的香味就会充斥整间屋子。这里是我最熟悉也最喜欢的地方,所以,怎么会害怕呢?”

“那我呢?”好不容易憋出一口气,他自己都快痛斥了自己。

“可是我怕!”曲耀阳直觉自己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心心,我怕黑!”

“哥,我感激你这么多年以来对我所做的一切,真的,你比爷爷奶奶跟爸对我还要好。从小到大,有什么好玩的玩具、好吃的东西,你总是第一个想到我,你让着我。为了我,你做了好多事情,包括后来跟爸闹翻,陪着我搬到爷爷奶奶家去住。可是我为你做过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过,我甚至还这么不懂事,这么不懂事……”

“臣羽……”裴淼心细细柔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似乎因着夜半起身,朦朦胧胧还有些睡意,所以说话的时候都娇娇软软的,好似没有多少气力。

“裴淼心现在被暂停一切工作事项,等内部稽查小组完全处理完这件事后再谈其他的,你先做我交代给你的工作。”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