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第77章:犯上作乱

他们佩服这样的英雄。

王不仕讪讪道:“惭愧,惭愧。”

数百年来的贱商思想,早就将商贾们的骨头打断了、揉碎了,足以让他们绝不敢滋生出一丁点冒犯的念头。

毕竟这玩意,除了花方继藩的银子,几乎毫无建树。

弘治皇帝道:“朕对你一忍再忍,念在当年的情分上,可是你如此不力,朕如何将这大事,放心交给你去办。”

这一点……方继藩也很无奈。

在这天坛之下,数不尽的禁卫,顿时铿锵四起,刀剑出窍,长矛如林。

最终……

而现在……唯一做的,就是怎么想着,做大明的臣子,如何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朕……朕……

王守仁想说什么,他戴着墨镜,墨镜之后的眼睛,方继藩看不见,可随后,他晒然,将这要脱口而出的话,吞咽进了肚子里。

众人分食了‘皇帝’赐下的羊肉。

咱干爷爷,就是睿智。

方继藩骂骂咧咧的道:“这老狗,挺聪明的,我怎么就没有堤防呢。”

圣驾已是准备好了。

方继藩道:“现在,只能将错就错,依计行事了。”

当然,方继藩对弘治皇帝,是可以理解的。

方继藩便背着手:“陛下还说什么?”

“父皇说,让你想办法,加强戒备。”

“等朕回京之后,也该告祭一下列祖列宗了,朕总算没有辱没了他们。不过……英国公近来身体有所不适,哎……”

“呀。”朱厚照顿时摩拳擦掌:“可以呀,这是好事,老方,你太聪明了,本宫为何没有想到。”

方继藩进去的时候,差点打了个踉跄。

这不买还好,一买,那些商贾们,顿时觉得拉风,这玩意可贵着呢,最低档次的,也是几十两银子,寻常人,买不起。出门在外,这么个显眼的墨镜一戴,顿时,我有钱这三个字,就写在了脸上。

王不仕一直在外头等着,听到里头方继藩声震瓦砾的大吼,接着,又开始怀疑人生。

方继藩又道:“那么乌斯藏语呢?”

方继藩很服气的看着朱厚照。

“这就是传说中的王不仕?”

邓健本来的谋划是,请来一个秧歌队,在王不仕出入或者登车下车时,来一段恭祝王老爷福禄无双歌,可后来,在王不仕的极力拜求之下,否决了。

就等着,新股挂牌,而后竞价抢购。

里头列举了炼钢量,因为人们发现,钢铁在生产之中,竟成了最重要的指标,几乎所有的生产工具,都离不开钢铁。

方继藩本想说人渣,可细细一想,他就算是一个狗东西,那也是本少爷的狗东西,因而嘴下留德。

翰林们顿时凑在一起,议论纷纷。

翡翠的胸扣,金灿灿的链子,黑漆漆的墨镜。

统统戴上之后,王不仕走起路来,只觉得浑身哐当当的响,还有……

很费力!

国家大事,焉能如此儿戏?

邓健打了个寒颤,这么有意义的事,自己好像被剁了喂狗的可能性比较高啊。

弘治皇帝想起了什么:“还有,将这些数目,往后都要抄送内阁一份,也让几位卿家,多看看。”

弘治皇帝仍旧气愤难平之状,狠狠瞪着朱厚照。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确实是斗胆,评论过太祖高皇帝,说是太祖高皇帝,诛杀了不少的豪强。”

方继藩微笑道:“陛下,正是,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滞胀,到时,只怕要万劫不复了。”

邓健点了点头:“这……是有的,是有的,他们就是胆小,少爷真是英明哪,少爷……”邓健激动的泪水盈眶,哽咽道:“少爷远见卓识,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和少爷相比。”

作坊开始出现雏形,资本的萌芽也已开始在京畿和江南出现,大量的流民出现,随着蒸汽机已经铁路的出现,生产力,已经得到了提高。

“噢。”

这是对付土人的最好方法,无论是探险队还是土人,都不知对方的深浅,也不知对方,是否有恶意,双方,又无法进行交流,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了自保,最好的办法,就是展现自己的实力,使这些土人们,对自己生出敬畏之心,不敢贸然袭击。

因为这个大陆,压根就没有马的存在,自然,也就不存在骑兵。

日子没法过了。

王不仕的车队,徐徐而动。

大气……

方继藩面带微笑,看着王不仕。

王不仕显得很镇定,也同样笑吟吟的看着方继藩,看不出一点不舍得样子,这人还真是大方呀。

这种敬畏,比之那些叽叽歪歪的翰林们,更加透彻。

也就是说……

他们实在无法承受,这寒风凛冽的煎熬,最重要的是,在那冰原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窒息感,比之寒冷,更加可怕。

而这些,在他看来……方继藩的野心很大,这个铁路局,绝不只是修一条铁路这样简单,而是想要开创一种全新的玩法,相比于这个新模式而言,一个铁路局,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弘治皇帝敲打着案牍,陷入了深思。

于是乎,开始有人也想买一些来玩玩。

紧接着,一个个消息放出来。

随飞球营的医学生,熟稔的检查了天下他的头,确定完好,四肢,似乎也没有折断的痕迹。

“你对此,以为如何?”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你倒很看得起他。”

杨彪大手一拍,安慰他:“不要害怕,一般情况,死不了的。”

他抽出了望远镜,望远镜下……是云层。

向西山钱庄的借贷,那都是几百万两纹银以上。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让国库掏银子,给蒸汽研究所和各个钢铁作坊以及西山建业补贴就可以了,也不多,一年大致三四百万两银子,便足够了,如此……”

弘治皇帝:“……”

苏门答腊。

血液,还是自他的手腕处,涓涓而出。

接着,王细作自他的衣服里,取出了一份羊皮舆图,他取出,打开。

理发师表情凝重,他取出了他的剃刀,锋利的剃刀,血迹未干,可在下一刻,这剃刀狠狠的在公爵的手腕上,又切开了一个口子。

坐下。

…………

这是臣子啊。

此时,女医无过错,刘家人居然只以子虚乌有的不守妇道,直接退婚,退婚是很严重的行为,因为这会使女方蒙羞,成为奇耻大辱,坏的,乃是女方的名节,甚至会使其一辈子抬不起头来,陛下为此震怒,那么……就情有可原了。

“你……”刘焱竟是无言以对。

方继藩摇头摆手:“这不算什么,举手之劳而已,令爱冰雪聪明,又是好学上进,才有此功,小梁……”

方继藩:“……”

“何时退的婚,为何梁女医不知?”弘治皇帝脸色越来越差,眉头轻轻扬了起来,声音不禁透着几分不悦。

弘治皇帝更怒:“好啊,原来这里,竟还有一个叔父,刘卿家,朕竟还不知,你还有一个这样的好侄子。”

去了医学院,医学院里,这么多的男子,这男女授受不亲啊,更可怕的是,还这么多人瞧见了,这未出阁的女子,大家闺秀,如此抛头露面,这下完了,这个女儿,白养活了,不但白养活。却还要遭人耻笑,从此之后,梁家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单单解剖,这在后世,解剖对于医学生而言,都是较为难得的事,可在这里,大量不相信视死如生的异族人,便愿意将尸首卖给医学院。

方继藩倒是显得极有耐心,这是为了天下万万个的妇人啊,为了证明巾帼不让须眉,我方继藩辛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成大事者,就难免要有所牺牲,比如说色相。

…………

弘治皇帝不禁唏嘘。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就干脆,就鬼神来诠释这个问题了。

所有人一脸无语的看着太子。

方继藩语重心长的道:“殿下啊,陛下圣明,自然知道,他们的话,不足为信,可是……架不住,有人相信啊,既然有人相信,他们也就有用处了,给他们一口饭吃,又花不了几个钱。”

这令一旁的老御医,都觉得有些折腾,他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可细细一思,这些女娃子,都是方门中人,惹不起,惹不起……

张皇后呷了口茶,定了定神,朝梁如莹道:“你叫什么?”

或许……

刘家在岭南,算是地方豪族,可到了京里,却声名不显,现在好了,而今,子弟之中,若有人真能出人头地,足以光耀门楣。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