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第66章:不堪回首

王不仕:“……”

还有一条,让人觉得透心凉。

这二人,比之其他的生员,更聪明,学东西很快,很快在这一百五十人之中,建立起了威信。

成了,就是千秋伟业,不成……大明便永世无法染指西域以及乌拉尔以西。

想当初,就在他还是青年时期,成为举人的他,就曾孑身一人,前往边镇游历。

而这……现在思量着,反省着,弘治皇帝沉默了,他坐在了床榻的边沿上,面上阴晴不定。

而这些,统统被大漠诸部的首领,以及无数的禁卫,看了个清楚。

朱厚照很冷静,慢慢的摇摇头:“不扶。”

谁晓得那礼官,手里拿着竹简和笔,跑的更快,说不准陛下在下高台时,还会有什么交代呢。

方继藩迟疑了。

英国公张懋,早已带着骁骑营先至,和几个礼部的官员,布置着最后的流程。

萧敬磕磕巴巴的道:“齐国公……齐国公……这样会死人的啊。”

萧敬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第三章送到,恳求月票。这一番话,倒是……像极了方继藩。

几日之后,銮驾至大同。

至于脸,自要易容化妆一下。

朱厚照耸耸肩:“查无实据,当然是让厂卫继续去打探,父皇是要面子不要命呀,觉得这只是空穴来风,倘若不去大同,不与诸部盟誓,反而显得,他胆子小,不敢去,他要做第二个唐太宗,他怎么就这么好大喜功呢,果然是昏君啊,本宫没有说错。”

人嘛,总得有点追求,做皇帝的,也一样。

王守仁平淡的道:“若为家国之事,臣岂敢不去。”

因为有好几处礼仪,这些部族的首领,都靠陛下太近了。

方继藩掐着指头给他算:“他是山东人,自会说山东话,还会说官话,会说……”

弘治皇帝戴着墨镜,显得高深莫测。

方继藩低头看着宦官送来的奏疏,这些奏疏,乃是联名所奏,方继藩眯着眼,却是看清了这奏疏之中一个字眼‘天可汗’!

现在,这外语书院,却也不可轻忽。

王不仕颔首点头。

而且,论起来,他也算是半个‘暴发户’,在暴发之前,自己的内帑里,不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年年亏空吗?从前为了节省宫中拥度,没少节衣缩食,他对银子,是颇看重的,一千两也是银子啊。

直接丢到库房里去吃灰,好像……有些可惜。

…………

那齐国公,报复心理极强,睚眦必报,这都是自己答应下来的,只能任他摆布了。

竟是个妇人,可这妇人气势如虹,眼带努色,厉声道:“你邓健是什么狗东西,这还是不是我们王家,这儿,哪里轮的到你做主?”

见四下无人了,邓健才笑吟吟的道:“我乃方家的家奴,这一次,是奉了我家少爷,也就是平西王之子,齐国公之命来改一改咱们大明的风气,因而改头换面,来贵府,教一教王老爷怎么摆脱穷酸样。”

“奴婢遵旨。”

这到底杀了多少头猪啊。

既然决心给方继藩送一份礼,而这礼,就是邓健,那么还有啥说的,甩开腮帮子,吃吧。

“她们已经进了,老爷,这一桌是老爷独自的晚宴,若是老爷想和亲眷们一齐进食,下次提前知会一声,这点菜,只怕不够老爷与亲眷们吃的。”

王不仕一看邓健,就感觉头疼的厉害。

这个人,不是什么鸿儒,也不是什么名士,只是一个奴仆。

不管怎么说,也得将太子弄出去啊,留在这里,准还要挨揍。

方继藩道:“别照了,殿下,妇人才爱照镜子。”

萧敬心里只能佩服方继藩了。

厂卫就是刺探地方舆情的。

方继藩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的脸色。

方继藩朝他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滚。”

“说是要改变风气,那些有银子的人,还有那些巨富,个个吝啬的很,不知藏着掖着了多少财富,继藩想将他们的银子,抠出来。”

“好的。”朱厚照一边咧嘴一边连连朝弘治皇帝点头:“父皇放心,儿臣一定尽心竭力。”

天子为了证明自己为天下正统,难免需要一些罕见的天文地理现象,来证明自己受命于天,因而,不少人借此机会,呈报祥瑞,可绝大多数,都是牵强附会。

不只如此,客运的盈利,也绝不会太低,京畿一带,乃是大明最大的人口聚集区,未来的人口,只怕会越来越多,一旦铁路修建而成,这就意味着,通州和保定,也几乎已成了京师的近郊,到时……

方继藩坐着,慢吞吞的呷了口茶,眼眸瞅了瞅王不仕,调侃着说道:“你别光顾着说,你倒是拜下来呀。”

方继藩突然道:“来啊,将这狗东西拖出去喂狗!”

他忙道:“这……”

邓健看都不看一眼,昂起下巴吩咐道:“孩子也不带,统统都不带,走了……”

可在此时,他们却激动起来,纷纷拜倒在地。

土地……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