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第56章:寒蝉凄切

谢芳华闻言心下升起感慨,点点头,嘱咐道,“那你小心一些,多带些人。我在这里,暗中还有忠勇侯府的隐卫,用不到许多人。”

又走了一段路,果然越往前越难走,马蹄子踩在山道的水石上,十分的滑,半个时辰后,只能下马步行。

“杀你?”藏锋摇摇头,“本座不杀你。”

谢云澜抿唇,“箭往哪里射,才是目的地?你可想好了?”

秦铮声音也极低,“你走后的第三年。”

过了片刻,李沐清给秦钰写完书信,送去京城,正当午时,便过来陪谢芳华用膳。

“也好李统兵的府邸就在三里地外,去你的府邸也是就近,只能打扰了。”秦钰颔首。

她床底的匣子里的确放着父亲写来的书信。

忠勇侯摆摆手,“他大约要晚上回来,算了,咱们自己吃吧”

福婶心疼,日日给她炖汤滋补,侍画、侍墨等八大婢女本来都不会厨艺,这些日子闲来无事儿,插不上手,帮不上她的忙,除了只能帮着她分线外,到纷纷学起了厨艺,帮着福婶一起给她补。

“听言跟在世子身边,很多公子都在,太子总不会当着这么多人,明目张胆将世子如何。应该就是拉着他不想让他回府。”侍画低声道。

卢雪莹点点头,“不错!”

“皇上,老奴在!”一个老太监上前一步,躬身垂首。

“既然秦铮这小子今日站了出来说是他的错,你们英亲王府该如何偿还我孙女遭的罪?”忠勇侯步步紧逼。

谢云澜低低地喊了一声“祖母”,声音沙哑至极。

忠勇侯皱眉。

“这些年,谢氏老夫人久病不出府,华丫头你也闭门不出,我听吴权说老夫人临终要见你一面。朕甚是讶异啊她孙子孙女可不少,怎地独独想见你了”皇帝仿佛没因为谢芳华刚刚的比喻有何不快。

刘岸直起身,四下看了一眼,然后疑惑地问,“听说小王妃的两名婢女报案,孙太医被……这是怎么回事儿?”

两名仵作对看一眼,摇头,“这雨下的太大,暂且再看不出什么别的。”

孙卓点点头。

谢芳华看着他,半响,伸手去拽他。

秦铮也不抵抗,被她拽着站起身,半个身子的重量都靠在她身上。

“不用,药味这么大,你日日吃药本来就很辛苦了,还守着煎药,还是我来吧,我熬得住。”听言摇摇头。

“我来喝药!”秦铮道。

秦浩出了西院,走回自己的院子。出门口时,他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刘侧妃倚门送他,他目光暖了暖。以前他一直想着为何他没秦铮好命托生在王妃的肚子里,如今他不那么想了。没有好命怕什么?他想得到的一样能得到。

bsp;里屋的秦铮坐起身,似乎为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之后又躺回了床上。

秦铮不多时便又睡了去,均匀的呼吸声传出。

“秦铮兄?真磕坏了脑袋下不来床了?”燕亭是不怎么相信秦铮摔一跤能摔坏的。

“哦?”燕亭来了兴趣,扫见小厨房冒着烟,有隐隐菜香传出,立即转道走去。

燕亭一噎,顿时不忿,“我何时见个女人就喜欢了?我不是就喜欢那个……”话要出口,扫见谢墨含蹙眉,立即吞了回去。

英亲王妃忍不住怒斥,“孩子是从小被你给养歪了,自己媳妇儿怀孕都不知道,只一味地行畜生之事。如今大人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还想保住孩子?你脑子怎么长的?”

“有……有毒蝎子!”秦倾似乎忍着痛道。

谢芳华扫了一圈哭成一片的姑子,正如金燕所说,十多个人,又扫了一眼废墟,问道,“这房屋是什么时候榻的?”

谢芳华看了一眼,道,“先选一间空屋子,我给这两个人验尸。”

大长公主拉过谢芳华的手,拍了拍。

燕岚也看着大长公主。

“怎么管?这么大的雨,难道我们再冲去山上?你知道多危险?”大长公主摇头,“既然有府衙的官兵前去,我们就不必管了。”

大约走出十里地后,便追上了前面的一队百人的官兵。

...回到御书房,见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从今日起,李沐清监国,郑孝扬掌管兵部粮草,英亲王、左相、永康侯共同辅政,朕要去漠北。 不准抗旨。”

半个时辰后,小泉子气喘吁吁地带着李沐清和郑孝扬进了皇宫。

英亲王妃闻言板起脸,“若是他们知道,这瞒得也太严实了。”

秦钰忽然对小泉子道,“去将李沐清和郑孝扬给朕找来。”

“可不是吗?”英亲王妃点头。

过了片刻,只见一根细如牛毛的针果然从韩述的后背心渐渐地拔了出来,齐齐惊呼。

“什么线索?”秦钰立即问。

京门风月锦绣笙歌,当当网等各大网上书店以及

谢芳华倒也没多再想什么,本来她今日来了葵水身子疲乏,很快就睡着了。

十八人齐齐退了下去。

秦钰点头,“好。”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老远就对立面通禀,“皇上,小王爷、小王妃来了。”

秦铮看了他一眼,目光定在他身上,猛地顿住,眼神顿时凌厉了几分。

秦钰看着他。

秦铮看了她一眼,“情人花毁在了右相府的手里,我回京后不该去右相府看看”

管家连忙摇头,“不需要,不需要,小王爷稍等,老奴这就去吩咐人将那辆车抬来。”

右相点点头。

李沐清这时走上前来,上上下下扫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刚从皇宫出来”

春兰说不出话来。

英亲王妃一惊,“虫咒之术”

谢芳华拿到信,看罢后,一时脸色变幻了几番。

小橙子立即走过来,跪在地上,“小王妃,皇上早就将奴才给您了,皇上说了,以后,奴才就是您的人了,您走到哪里,奴才就跟到哪里。奴才不会给小王妃您造成不便的,我会变音,不会因为小太监而坏小王妃的事情。您若是不要奴才,奴才全无用处,就只能一死了。”

因玉宝楼面向的是非富即贵的南秦京城各大府邸后宅的女眷贵圈,所以,不像是寻常脂粉店铺那般有闲杂人。里面有几个朝中大臣府邸的家眷,见三人来了,身份高些的上前搭了两句话,身份低些的连忙避开了。

谢芳华摇摇头,笑着将簪子放在她手里,“这个你戴着最是合适,凤凰奔月不适合我。”

“芳华小姐可真是仔细耳聪

金燕选了一支手镯和一对绢花头饰。

掌柜的立即惊叹,“芳华小姐真是见识高远,这块砚台正是。”

挑罢后,金燕看着一堆东西感叹,“我今日可是赚了,不花自己的银子,却买了这么多好东西。”

    她心中一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云澜哥哥,你……你这是怎么了?你……会不会有事儿?”谢芳华站着不动,红着眼睛轻声问。

    谢芳华看着他的模样是不会说的了,她脑中想着到底是什么病使得浑身气息乱窜,倒像是练功走火入魔。但又像是中了某种毒。一时间,她猜测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她正探究间,赵柯已经来到谢云澜面前,捏着他的下巴给他往嘴里灌血。

    赵柯连忙摇头,“不是,是芳华小姐带来的婢女的。”

花篮落在地上滚动了数圈,里面的花瓣全部洒了出去,与早先落地的花瓣堆在一起,厚厚的一层。风吹来,一层层花瓣被吹起,满院飘着繁花。

谢芳华看着她手中捧的衣物,层层叠叠一摞,点点头。

郑轶、郑诚、郑孝纯三人不好进去,便在门口止了步。

谢芳华一怔,抬眼看右相夫人,见她满面含怒,一双眸子看着谢芳华似乎要冒火。

“少说这个没用的,儿子没教导好,是你的责任,拿这里说给谁听你只告诉我,你拿什么来给我们右相府个公道。”右相夫人撂出狠话,“我宝贝在心尖上的女儿,就这么被破了相。你若是不给个说法,我就命人杀剐了郑孝扬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右相夫人怒极,“那好,既然你愿意替他顶罪,是你自找的。”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您也听见了,郑孝纯愿意为他弟弟顶罪,我女儿的样貌不能还回来,您一定要重处他。”

右相摇摇头,“老臣累了,早就有此心……”他说着,气力渐渐不支,本来还想说什么,便长话短说道,“老臣此生,有子沐清,是我之幸。万望皇上……以后善待……唯吾所愿……”

这时,右相夫人听到前方的动静,匆匆赶了来,刚要给秦钰请安,便看到了右相,顿时惊得将手里的帕子扔了,扑了过去,“相爷……”

金燕盯着她,“我自小爱慕钰表哥,对他一言一行,一个表情,都观察入微。多年下来,哪怕他坐在那里不说话,我都能知道他心情是好还是坏。他不喜欢我,这是事实,无论我做什么,都更改不了,若非荥阳郑氏真有问题,他听说我的婚事儿后怕是巴不得的把我推出去。”

正因为这样,所以无力,所以怒。

谢芳华一怔。

言宸并没有言语,似乎在想着什么。

bsp; “他能将大婚提前到这个地步,这最后一笔,总不能输了,否则实在是”谢墨含不敢想象,从怀中拿出一枚信号弹,递给谢芳华,“若是宫里的情况太糟,你就放这个。哥哥就是拼死,也要进宫救出你。”

谢云澜的手忽然五指并拢,忽然低声问,“哪怕嫁给秦铮,你会死,我会死,芳华,你都不怕吗哪怕忠勇侯府一直是你肩上的重担,你背负了多年,看不到它能完好再撑一代,你也不惧吗哪怕有了你爹娘,我爹娘的前车之鉴,活不了几年,老侯爷白发人再送黑发人,你也无畏吗”

&n

英亲王妃被他两句话将气怒打消了,闻得最后一句话“噗嗤”笑了,伸手点点秦铮额头,对几位夫人说道,“你们看看,他帮大哥娶妻子,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

“京中今日热闹得很。早朝皇上下旨召四皇子回京,命在京中如今闲来无事的清河崔氏二老爷的二公子崔意芝带着皇上的轻骑卫去迎接。皇上给崔二公子点了一千人马。说若是顺利将四皇子迎接回京,那么论功犒赏免三考三校,让崔二公子直接进兵部做侍郎。”林七道。

林七从小就被卖入英亲王府,因八面玲珑,行事激灵,懂得看人眼色,所以得大总管喜顺的喜欢认了干儿子栽培,自然得了几分识人的本领。那次崔意芝刚踏入英亲王府的门,他就晓得这崔二公子定然不是个省油的灯。皇上亲自会面,他肯定是要入朝为官的。他往厨房瞅了一眼,听言那小身影正在杀鱼,想着同是崔氏嫡系一脉,这听言是看不出半分长公子的派头,比那崔二公子可真是差远了。暗暗替他叹了口气,荣华富贵嫡出身份不要,偏偏喜欢做小厮打杂。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