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第42章:千仇万恨

唐毅和李建山刚刚摆脱了花蜂群,他们两人快速地在草地上奔跑。刚要放慢速度休息一下,这时候却听到了巨大的野兽嗥叫。

“强词夺理!”‘bigmom’根本听不下去雷法的废话。

“你居然是‘天龙人’那边的人!”

龙尧宸薄唇轻阖,视线淡漠的落在前方,他的脚下意识的往下压着,迈表瞬间已经超过了一百。这样的车速,在商业发达的麒麟街上,引来了不小的躁动,路上不停的传来鸣笛的声音,伴随着被抛到车后的谩骂声。

龙忆雪穿着校服,裙子下是一条紧身的七分裤,这样的装扮明明给人一种男人婆的感觉,但是,偏偏她那总是迷惑人的大眼睛和那满脸的笑,让人遗忘了她的特性——野蛮、暴力!

“啊……夏洛真的好帅啊!”有女生兴奋的声音轻轻传来,“他简直是集合了阳光和黑暗的矛盾体,真是不让人活了……”

“宸少,前面就要进入a区了!”一个脸上有着一道血印的雇佣兵平静的说道。

说着,她又继续去干活了。

夏以沫的方才唤出声,突然电话就被夺走,紧接着,就听到被砸到地上的声音,夏以沫看着裂开的手机,惊愕的张了嘴,随即看向龙尧宸,大吼:“你疯了!”

颜若晞点点头,感觉到身边的人起身,随即离开的脚步,嘴角一直噙着淡淡的笑,直到听到引擎的声音渐远,她才收住了嘴角的笑,拨了电话出去……我们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不管之间有多少隔阂,都没有办法打破这样的关系,而这样的关系叫做血脉相连……

夏以沫的心绞到了一起,“苏妈,能不能……让,让阿风接电话?”

醉人的话伴着海风透着低沉的磁性,传送到电话那端,让人心悸。

一路再无话,到了机场的时候,飞机正好降落,龙尧宸并没有去接机,只是在车里等,刑越一个人去的。

sam心里一凛,急忙说道:“我对我的药很有信心,你送来的那个试验品已经验证了。”

夏以沫坐在座位上好奇的四处看看,在她的印象里,医院的餐厅都不是这样的。

龙尧宸到了医院,一看病房里没有人,他冷漠的看了圈儿四周后,拿出电话拨给了龙天霖:“在哪?”

“滚……”

莫忻然直白的介绍让几个人都怔愣了下,付兰芝虽然知晓,可是,冷冽是什么人齐亚岛谁不知道,就算欣然和他有着理不清的关系,可是,能这样介绍,是不是……

“随便转转……”

龙尧宸也没有想到夏以沫的劲力这样大,他一时大意,竟是就被夏以沫回来的身体一撞之下,跌坐在了楼梯上,顺势,被夏以沫倒下的身体压的半躺在那里,他正要扶住来势汹汹的人的时候,柔软的唇已然压在了他有些不快的薄唇上……

两杯茶!

**

夏以沫瘪了下唇的摇摇头,在看到龙尧宸俊脸上猛然布满的阴霾的时候,她紧抿了唇,疑惑的又点了点头。

“那怎么行?”龙天霖嘴角噙了抹冷漠的气息,“人家都打在我脸上了,我还沉默……岂不是丢了龙岛的脸面?”

“哥,”龙天霖叫住了脚步几乎已经跨出门口的龙尧宸,他起身,看着门口孤傲的背影,“不要告诉小泡沫我受伤的事情,我不想她担心。”

苏沐风看着红红的夕阳,此刻的a市已经是晚上了吧?

很好,他龙尧宸的女人也有人敢动!

夏以沫的声音艰难的溢出干涩的喉咙,她好想晕过去,也许晕了,她就可以忽略身上的疼痛了,可是,她这会儿却是怎么也晕不过去!

看着她的样子,龙尧宸墨瞳渐渐变的幽深,明明知道她是因为怕他才会这样说,可是,莫名的,心情仿佛好了许多……

三公里外,各个媒体已经翘首以盼,有路子的,已经大致的知道了里面的情景,开始避重就轻的开始报道……同时,刑越开着车飞快的行驶在路上,一路往龙帝国私人医院飞驰而去。

一句话就像炸弹一样投入了平静的湖面,顿时浪花四起,掀翻了所有人的心潮……

“什么,什么意思?”厨师助理并不认识龙天霖,只是被他身上那冷寒的气势吓的说话都打了颤儿。

仅仅因为她眼角膜毛细血管爆裂自己就非要拿她的眼睛去给若晞吗?如果当初不换,如果当初的自己能让她坚定他,是不是她就会告诉他孩子的事情?那样……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

直到最后,冷冽再次开口:“然然,”暗暗轻叹一声,“没有前尘往事,从这一刻……我们重新开始!”

那是一年的夏天,龙岛那年的天气十分的好,不会很炙热,时而的绵绵细雨总是将龙岛的一切冲刷的极其干净。

经过一夜,整个城市披上了一层白衣,银装素裹的世界到处透着冰冷的气息,让整个城市都笼罩了一层孤寂。

而这样的目的无非是两种……

曾经,潇澈在这里和另外一个女人即将要签订订婚契约,子骞拉一声着什么都不知道的她站在那头大喊“反对”,仿佛,一切都是昨天的事情……

推开门,“咣”的一声响动过后,漆黑的屋子瞬间变得灯火通明。

沈麟微微蹙眉,却还是恭敬的回答:“是!就在后天……”

“你会回来找我吗?”对,她当时没有回答他,只是这样反问着他。

她说:我想你记住我的味道……那么,你我不见的日子里,你偶尔还能想想我带给你的感觉。

两个人在雪地里对峙着,谁也不妥协,夏以沫抱着如果要走,给自己留下最后一份记忆执着,非要拖着龙尧宸一起,可是,显然龙尧宸根本没有打算。

看到夏以沫的字,龙尧宸墨瞳深处噙了笑意,龙天霖却撇了嘴:“不关心我就算了,竟然说我是鬼!哼,如果不是哥十万火急的找我回来,我也不会大半夜的出现……”

他的手猛然握紧,他要看弟弟,现如今却只能用这样的方式,他不甘心,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如果这次不是宸少,就算他想进入有spark的演奏会都是不可能的,如今的沐风,根本就是要和整个苏家断绝一切的联系,不管任何,他不在承认自己是苏家的人,也不会再原谅苏家的任何一个人……

冷冽没有应声,只是凝眸看着手机上的报道……整个事件知道的人都能看出,那是在说莫忻然父母辈的事情,只是,他到关键的时候卡住了。

冷冽的眸光变得幽深不见底。虽然他没有经历过“y”黑客集团的时代,可是,在黑客的世界里,他们永远是个神话……大部分的黑客都希望能够进入“y”却不得其法,在这里,你能得到最刺激的黑客行动,也只有顶尖的黑客才能进入。

夏以沫回到房间,越想越生气,她努力吸气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企图让自己能够平静下来……可是,龙天霖的话让她没有办法释怀,就算她矫情也好,自己骗自己也好,就算明明知道她现在是一个什么身份,可是,当“东西”那个词汇溢出龙天霖的唇的时候,好像她刻意去遗忘的东西又被搅了出来。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住在哪家酒店的,昨天到了这里,那个叫烈风的直接将他们接到酒店,,后来一直和龙尧宸在一起,刚刚出来的时候也没有注意……从头到尾,她根本不知道那家酒店的名字。

龙尧宸放下电话,墨瞳射出两道犀利的精光落到沙发上,他沉着脸走了过去,果然,夏以沫的手机此刻正断了铃声,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而夏以沫的背包却在一旁。

“吱————”

而就在夏以沫转身的那刻,她的胳膊被大掌拽住,顺势被往回一带,整个人跌进了宽厚温暖的怀抱。

指腹轻轻滑过屏幕,看着上面憨厚的雪人,夏以沫的鼻子猛然一酸,眼眶就红了起来,她仰起头,将氤氲出的水雾艰涩的吞咽了回去,唇角颤动的狠狠吸了口气,方才垂眸,看着手机,最后,终究没有发下,关机装到了背包里……

房间里干干净净的,床上也很整洁,一点儿夜里有人睡过的痕迹都没有,龙尧宸微微蹙眉,鹰眸不经意的环视着四周,最后眸光落在了梳妆台上……

顾浩然高深莫测的撂下一句话就起了身,拿过放在衣架上的西装外套,边走边穿的就往外面走去。

龙尧宸回头看了眼屋内床上的夏以沫后,方才拉回视线说道:“时间我会另行通知,通知待命!”

夏以沫听了,这才发现女孩的眼睛虽然大,但是,却空洞的没有光泽,灰蒙蒙的,“你,你看不见……对不起,要是我看路了,也就不会和你撞到了。”

夏以沫并没有对向晚叫她姐姐而觉得奇怪,只是疑惑的看着向晚为什么会知道她是来看眼睛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个是眼科的楼层,也就释然的淡笑应了声,“嗯,我也是来看眼睛的。”

乐乐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好像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难怪爹地和妈咪从来没有一起睡觉过……”

顾浩然毕竟是政治里走出来的人,听出龙尧宸言语里的潜意思,他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以沫,别来无恙!”

“叔叔、阿姨好!”乐乐笑着说道,“我叫龙梓熠,龙爸爸和妈咪叫我乐乐。”

“曾月!”顾浩然沉了声。

好似安慰自己,又好像在鼓励自己,夏以沫嘴角噙了抹苦涩的同时,缓缓阖上了眼睛……夏以沫,勇敢的往前走,就算你痛苦,也要装作幸福,因为,只有你不再回头,也许才不会让那些会受伤的人,不再受伤。

夏以沫自嘲的笑了笑,笑容慢慢隐去,脸上透着一丝疲惫的走向筹码兑换区……将今天赌客打赏的筹码交给里面的兑换员。

龙昊琰轻倪了眼龙尧宸,这样的眼神他太过熟悉,就和当年的大哥一样……他们的事情自己是有耳闻的,如今,四年过去了,是真的过去了吗?

微微勾了唇,冥洛走进电梯,喃喃自语道:“爱情……果然是改变一个人最有效的利器!”

他每天要装作无所谓,不这样……他又能怎么样?

鸣笛声从身后响起,随即一辆车停在了夏以沫所在的路边。

“兰姨,”小麦放开兰姨,“海月没有说什么时间回来吗?”

“十天!”夏以沫努力的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害怕,一双晶亮的眼睛透着坚定的说道:“十天后,我一定还你!”

“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么,钱没有,我爸的命……你拿走!”夏以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她看着地上伤痕累累的夏志航,也不知道因为气愤还是伤心,身体微微的打着颤儿,她转眸看向赵海,咬了咬牙说道:“如果相信我,十天后我会来还钱!”

龙尧宸坐在露台上,修长的手指擒着酒杯,交叠着修长的双腿坐在那里,目光深谙而噙着微醺的悲伤的俯瞰着夜景,任由寒风肆虐着自己……

夏以沫躺靠在沙发上,目光却落在礼单上面,突然,她觉得这样的红变的刺目。

龙岛的气候是怡人的,就算是入冬,但是,阳光依旧温和。

警方一场刚刚结束的“扫雷行动”,将在a市盘踞着大毒枭黑寡妇抓获,一个有着一百公斤毒品交易的现场在原本应该不会被抓包的情况下现场抓获,这是a市近年以来,第一次如此大的抓捕行动,除了黑寡妇,剩下包括瘾君子,共计抓获259名!

*

秦枫看向训练场,也许夏以沫自己不知道,但是,他知道!

夏以沫点点头,将手里手枪别到枪袋里,然后接过金花2号递过来的微冲,她垂眸看着乐乐,微微一笑,“要不要给妈咪鼓励一下?”

想到龙潇澈,carina突然皱了眉,原本被保养得宜的脸上顿时出现了褶子。

龙尧宸眉心猛然就蹙成了“川”,越是怕什么,果然,就会来什么!

龙尧宸看了眼乐乐发光的眼睛,一时间,动作停滞,那双眼睛晶亮的就好似黑夜里的明灯,让他忍不住的想要抓住……暗暗自嘲,他收回眸光“嗯”了声。

夏以沫抽噎的吸了吸鼻子,眼睛红红的看着龙尧宸,这张脸,他看了一个多月,从开始的讨厌、害怕,到现在心里有了小小的念想,可是,从来没有比现在要讨厌看到过!

夏以沫头猛然撞上了龙尧宸,她惊慌的抬头,不过就是自己低头的片刻,龙尧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脚步,她看着他阴沉的脸,急忙向后退了两步,扇动着酸涩的眼帘,瞪着龙尧宸。

龙尧宸微微眯缝了眼帘,深谙的眸光被渐渐掩在了眸底,龙尧宸抬起手,有些狠绝的将嘴角的血擦掉,他轻倪了眼在地上躺着的,屏幕已经龟裂的手机,鬓角轻动间,人已然恢复了淡漠,但是,心却微微紧缩了下。

就在龙尧宸进了别墅那刻,海月从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她一脸气愤,甚至咬牙切齿,她看了眼别墅的位置,拿出手机拨了颜若晞的电话……有没有一个人,一旦你爱了就不想失去,一旦你爱了……就想生死与共?

冷冽的眸子黯淡了几分,却也明显的噙了一分怒意的回了简讯:如你所料,没有!

原来……女人穿上婚纱,带着忐忑而激动的心情,眼睛注视着爱着的人在前方等待着自己,然后牵着手一同宣誓的时候,是这样的美,美到……让她突然觉得她有些悲哀起来。

“你安心忙吧。”莫忻然回答,“以沫和宸少新婚燕尔,我在这里也不好打扰了去……明天我就先会齐亚岛了,店里这两天大单比较多。”

“……”莫忻然显然对这个答案十分的意外。

莫忻然看着夏以沫的动作,然后缓缓抬眸看着她……她知道,风信子的花语是:只要点燃生命之火,便可享受丰富人生!

飞机在齐亚岛落下的时候已经是当地的傍晚,夕阳在海的尽头就像是一个大大的咸蛋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吃……

窝在花房里,看着漫天的星星,嗅着蔷薇的香气……已经又过去一周的时间,可是,他还是没有回来!

“小姐,”身后的人讨好的说道,“那个女的已经离开了,我注意了,那样子,伤心的好像就要去死一样。”

·冷湛看着莫忻然脸上的痛苦微微蹙了下眉,视线落在冷冽身上,幽幽说道:“殿下如此对自己的女人?”

“五年后,冷氏集团正式坐落在齐亚岛上,”冷冽嗤嘲一笑,“那年,我七岁,冷轶六岁,冷湛和冷昭四岁!”

“不行!你自己的情况你自己不清楚吗?”龙尧宸一边加速,一边回绝,心里着急的不得了。

“以沫,你没事吧?”小可爱上下打量着,“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刚里面我怎么好像听到有惊叫声?”

夏以沫哪里有心思听他在那里解释,她颤抖着手想要打开车门,可是,车门打不开。星光下,从车缝里溢出的血触目惊心。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