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第30章:性命关天

雪越来越大了,随着战斗的白热化,雪花也被气力吹得到处都是,将三人的身形完全笼罩其中。只能听到拳脚相交的声音。

支灵川下,凤家军拔营前行,北齐人将他们护送到支灵川入口,就不肯再往前踏一步。

原本打算放过暗卫的秦殿下,继续不吭声。

接下来,又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就到顾府角门,可秦寂言却没有让马车停下来,而是让车夫把马车停在仪门前,然后让人去通报。

“啪……”老管家重重敲了侍卫一记,“脑袋瓜里乱想什么呢?”

书到用时方恨少。想要写几句情话给秦寂言听,才发现自己写不出情诗,也背不出几句情诗。

大秦的国运?

拿到药方后,秦寂言并没有立刻让人配药,而是让太医局的太医与君亦安一起,辨证药方的真伪与效果。

第二天一大早,秦寂言去上朝,顾千城则出宫了。一出宫就看到唐万斤蹲在宫门外,脑袋耷拉,眼睛无神,就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流浪狗。

好痛的!

顾千城眼眸一动,抬起头,一脸黯然的道:“忙着,怎么进你的后院。”

顾千城见武定面露犹豫,又补了一句,“现在最重要的是秦王殿下,他不能出事。”

林子里有许多凌乱的脚印还有车轮的印子,可以推断出冲进来的人很多,秦王殿下怕是真得遇到了伏杀。

客栈里顾姑娘还在等他们,要是他们一直找不到人,顾姑娘有危险怎么办?

说话间,两人已走出了六扇门,秦寂言扶顾千城上了马车,从案卷房借了案卷,则被他随手放在马车上。

顾千梦平时结交的只有那些公侯之家的小姐,对今天来的少爷、姑娘们一个都不熟,她也没有顾千城的本事,如果没有人介绍和带着,根本融不进那个圈子,林琳主动上前交谈这绝对是一个好机会,顾千梦怎么可能放过?

一个有心,一个有意,两人的“友情”怎能不进展迅速?

“啊……我的脸!”

要不是那一脸横肉和倒三角的小眼破坏了面相,猪头六此刻的表现,还真像是一个仪义的好人。

可是,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她觉得不好就是不好,任由秦寂言怎么说都没用。“反正,现在不要碰。”

“你们都听到了,以后不管什么事,都要顺着你们爹,不能再让他受气,谁要让你们爹受气,我就打断他的腿。”老夫人眼角通红,训斥着自己的三个儿子和儿媳。

他们前方出面一面大大的冰墙,高约七八百米,长暂时看到不边际,应该是把冰原给围了起来。

呃……这么丢人的事,还是别说了。

尤记得他在八岁前,还是一个天真懵懂的少年,可是……在那一年,他见到了大秦的皇帝,也就是现在的太上皇。

那一次,他从祖父手中得到了一直想,却从来不敢开口要的麒麟玉佩。

不过,也正因为此,才让老皇帝更信任秦寂言。

不好去封家,顾千城也不愿意呆在顾家,便让车夫送她去六扇门。她现在也算半个六扇门的人,老皇帝对她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太爷也就管不着了。

“什么?”顾千城在屋内听到声音,急急走了出来,问向粗使婆子:“你说的可是真的?我院子里的孙妈妈死在池子里?”

泰园发生的事必须立刻查清楚,一旦让对方反应过来把证据抹掉,他就占不到理了。

武定不敢隐瞒,如实禀报。

顾老太爷没有说话,只是冷笑一声,第二天就让大管家安排车马,他和承欢要去城外的别庄养伤,短时间内不回来。

要说不着急那一定是骗人的,可这个时候他就是再着急也没有用,火焰果就这有这么一枚,要是拿不到这一颗,他儿子身上的寒毒还不知该怎么办。

“放箭!”术数师一出现,大秦的将领就下令。

“有很多破损的画轴。”

如果只有这一句话,封首辅定会惶恐的跪下来道歉。要知道,皇上用你,把一堆的事交给你做,那是看得起你,信任你,要重用你;要是皇上不用你,让你回去休息,那就表示皇上对你很不满,你可能要休息一辈子。

镜子里,照映出一个小小的,全身是血的小婴儿,他安静的躺在顾千城的手上。

剪掉脐带后,顾千城并没有管自己敞开的伤口,而是将孩子抱到身侧。

秦寂言刚登基,朝臣还没有摸清秦寂言的脾气,一时间也不敢太过。而且封赏朝臣是好事,他们哪里会破坏。

双方交班,确实没有意外后,前一批人离去,而这就是最好的时机。

别说长生门的武者了,就是顾千城一行人也傻眼了。

一盘棋局罢了,可在意,也可不在意,端看他愿意怎么做罢了。

可是,顾千城晚了一步,等她跑进来时,宫殿已在唐万斤一拳下轰然倒塌,而上面的夜明珠直接变成粉末。

反倒是秦寂言,一点也不在乎入口的茶水有多难喝,慢悠悠的品着,喝完一杯茶才不疾不徐的道:“对我来说不算是大事,皇上的荣宠并不能代表全部。赵王和周王失了帝心,可他们依旧是手握重权的亲王,就连皇上轻易也动不得他们。”

“啊……”顾千城没有防备,险些栽了出去,幸亏秦寂言眼疾手快,一把拉住顾千城。

总捕快想到这个可能,全身瞬间冰冷,身体比脑子反应过快,“咚”的一声脑袋着地,匍匐在地上:“卑职失职,肯请圣上责罚。”

不管是奸细,还是意外,又或者能不能查出奸细,他这个总捕快都逃不掉失职之嫌。

也就是说,除了今天一直在六扇门的十几个捕快,再无其他人知晓秦寂言和顾千城可能会来的事。而知晓此事的人全部跪在大厅,一一交待自己的行踪,而且每个人都能为自己找到证人。

可六扇门没有奸细,是谁把消息传出去的呢?

不好,落入封老爷子的圈套了!

这态度,一如当年秦寂言还是秦王,荣王世子还是那个风光无限、不把秦寂言放在眼里的荣王世子,

秦寂言不由得轻笑一声,“你是在等你的亲弟弟救你?你觉得他会来吗?没有你,他就是荣王叔唯一的儿子,可以顺利接收荣王叔留下来的人脉和势力。有这些人脉和势力,就算不能争一争皇位,占个山头也能称王称霸。”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饶是顾千城再不识货,也知道这不是普通匕首,不过主人不怎么爱惜,磨得上面全是划痕,而且刀刃也有些卷了。

“退兵!”城外,本已经取得胜利的将士们,不得不退兵十里,要说不生气那是骗人的,不过这份不满却是针对赵王,与秦殿下无关。

“姑娘辛苦了。”看着顾千城不断的往呢里塞东西,子车一脸担忧。

不管是家里的老爷子,还是秦寂言就吃顾千城这一套。顾千城只这么轻轻一哄,秦殿下那一肚子郁闷与不满,瞬间就消了大半。

暗卫想全部回去重新接受子车的训练吗?

“圣上……臣等不敢。”跪在地上的大臣吓了一跳,一个个纷纷侧过身,不敢受秦寂言的礼。

当然,这大半个时辰并不是全在抄数字。越是往里,里面的温度越高,空气越稀薄,饶是顾千城也有些受不了,抄了几行就得出来换口气,不然很容易憋死在里面。

顾千城上前,右手一抬,手中的刀子飞速从对方的脖子划过,鲜红的血,顺着顾千城手飞起,在半空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后,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算了,让他自生灭吧。”顾千城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合适的法子,索性不管这个人了,把手中的令牌塞回给风遥,顾千城想想很不解气,抬腿踢了一脚……

“啊……”顾千城再也压抑不住,双手握成拳,悲痛得大哭:“西胡大将军风遥,我记住你了,我顾千城记住你了!”

“给女官加座位?”摄政王想到,秦寂言进来时都是好好的,直到太后拿话挤况秦王的女官,秦王才开始发飙,现在又不顾场合,要给女官加一个座位,莫非眼前这位女官不一般?

在秦寂言的脖子上,啃了一口。“留下记号,想我的时候,就摸摸这个记号。”

“看不到的地方,可以。”顾千城十分大方,伸手胳膊,撩起袖子,“给你咬。”

“舍不得咬怎么办?”秦寂言意犹未尽的收回眼神,那一脸遗憾的样子,即使天再黑也能看清楚。

子羊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着他两人,问道:“你们想死吗?”

“活命?要活命有的是办法。朕说过保你不死,你只需要安心为太子殿下培养药人就行了。”如果倪月有能耐,一直压制龙宝的寒毒,他不介意一直好好的供养着倪月。

“他……在京城不是很好吗?”顾千城想到平西郡王妃来提亲的事,心中紧紧一痛。

真不知,顾千城会怎么做。

“啪啪啪……”秦寂言毫不手软,一下一下打得十分用力,顾千城一脸涨红,不是被打疼了,而是气的,羞的!

圣后心中最后一丝希望,被灰衣人这话掐断了。

秦寂言并不想以身犯险,把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引了出来,找出了西胡与北齐埋在大秦的探子,秦寂言就已经很满意了,听到凤老将军的话,秦寂言略作思考便应下了。

顾千城之前问了,秦寂言不抱着她,不怕她掉下去吗?

她的弟弟,家世不一是最好的,可也是有家世的人,而且他足够优秀也足够努力。

不过,顾千城永远是温柔与严厉并在,“谁说受了伤,就不用洗衣服了?你受了伤要吃饭吗?”

“多谢。”

江南这块地方他守不住,可他走之前一定会把江南搜刮干净,绝不会便宜秦寂言。当然,他还不至于丧心病狂的把江南弄得满目疮痍,但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过,今天景炎没有问!

太闪亮了!

“贵国乌于稚殿下在我大秦做客,单将军你还要打吗?”凤于谦坐在马背上,前面是被士兵押住的乌于稚。

不过,这些与他何干?

被流放到漠北的,大多是犯官的家属,就像武毅和武家女人一样。他们本身没有犯错,犯错的是他们家人,就像武毅之流,你能说他是因为十恶不赦,才会沦落至此吗?

“殿下,是武毅带人跪在前方。”侍卫站在马车外说道。

朝中大臣,家里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妻妾一多,子女也就多,是非也就多。男人一向在外奔波,家中的事难免会有盯不到的地方,子孙也不可能个个有出自息,要揪个错真不是什么难的事。

再说了,就算你没错,你妻子、儿女没有犯错,你的宗族呢?

可就在此时,传令兵急切的声音,打断了秦寂言的话……顾千城伤心难过,顾夫人就高兴,每每看到在家金尊玉贵的顾千城,顾夫人就会想到,在赵王府受尽折磨的千雪。

顾夫人扫了一眼,站在顾千城身旁的丫头和婆子,脸上堆着笑,可眼中却没有一丝温度,把赵婆子和丫鬟吓得全身发颤。

“千城,你在说什么?你要告我?我可是你母亲。”顾夫人眼神凌厉,隐含威胁。

顾千城花了近半个时辰,才慢慢地挪回自己的院子,院子冷冷清清,与顾府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孙妈妈,别去。”顾千城厉声呵道,孙妈妈吓了一跳,只个人都僵在门口,呆呆地转身:“小姐?”

平西郡王和程将军早就上了秦寂言的船,根本下不来。

如果是平时,秦寂言肯定不能这么做,可今天情况特殊。

“老爷子教训的是。”顾千城不辩解,低头认错。封老爷子正恼火,指着顾千城劈头盖脸的就训了起来……

此女,非池中之物。她既然想跳出池塘,封家在她势弱时,帮她一把又何妨……秦寂言回京那日,天蓝云白,晴空万里,天气好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出门转转,享受这美好的阳光。

她不敢保证,坛中人会不会害他们。

君亦安确定了唐万斤不会有事后,就不再到处活动,安安分分地在药园,等药王谷的人送银子来。

和赵王相比,周王更想要秦寂言死在路上,就是死不了也要拖住他回京的脚步。

秦寂言带的人确实骁勇善战,实力也强,可对方派来的杀手一波接一波,他们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早晚有一天会被对方的车轮战累死。

因赵王残暴,有不少读书人大骂赵王,惹得赵王杀了不少人,而富商中给银子稍慢的,或者不肯助纣为虐的,都被赵王宰了。

“你可真狠!怕我调兵追你吗?我还没有那么无耻。”闻着发丝烧焦的味道,景炎俊美的五观微微扭曲。

“姐姐,我的腿就是程将军打断的,”承欢的眼珠子像是定住一般,一动不动,可双行清泪却从他的眼角滑下。

想到自己受到的羞辱,顾承欢没有哭出声,可眼泪却越流越多。有些事不能告诉姐姐,他一个人承担就好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