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第28章:物归原主

因为产检一切顺利,所以唐心若心情大好,给高林打了电话后,准备开车前往。

可时间在不停流走,很快就到了深夜12点。

“嘻嘻……大叔啊,大叔,香香给你抱……抱好啦,它很乖的。”尤歌亮晶晶的瞳眸就像是一面透明的镜子,她在想什么,心情如何,都能从她脸上直接表现出来。

容析元和许炎都不是第一次来澳门,但这次因为有事在身,没心思游玩,只希望办事的过程能顺利一些。

所以,高度更大了,如何在半小时之内说服赌王,这绝对是个挑战。

这女人说话还真直接,也不怕得罪人?

nbsp;??“住的地方我安排好了,今天我要给你引见一个人。”

“馋馋,你太调皮了!”佟槿嘴上这么说,但还是高兴地抱起馋馋,这雪白的小奶狗,谁见了都要融化,哪里还舍得打骂。

许炎显得很平静,内心却是在翻涌着激烈的情绪,他淡淡地说:“容析元,我想跟尤歌说几句话,五分钟时间。”

尤歌粉嘟嘟的小脸皱着,低声在他耳边说:“你怎么来了?”

但她看着许炎那张脸时,直冒红光,花痴状,两眼都忘记转了。

佟槿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有时太老实了,说话一不小心就揭露了真实。

“可是……可是在外边,我们要……隐婚懂不懂?不要高调张扬,更别说我是你的女人,我不想成天被记者盯着,我还要正常工作。”

“别管她,我们现在饿了,先吃饱再说。”他沙哑的声音饱含**,尽情享受着,完全无视外边还有个女总裁在焦急地等待。

容析元深邃的黑眸里掠过一丝无奈,翎姐会等着他回家,可是尤歌呢?她是不是还在那道墙内?他这个时候才回来,尤歌也不会过问一声么?

别以为一个植物人就不会被人劫走,在经过警方对监控器记录的调查,确认容析元是被两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疑似是医生的人,将他推出了病房……监控器上找不到容析元是被抬上了哪辆车,这就给寻找增加了难度。

“我……”龙晓晓语塞,这男人为啥要跟她抬杠呢,好玩吗?

好在两个宝贝也确实乏了,没坚持多久就昏昏欲睡,眼皮一耷一耷的,不一会儿就呼吸均匀了。

可这东西要用来干嘛?只是放在家里欣赏吗?

容析元和尤歌相视一笑,同时弯腰抱起了孩子,现在证婚人才能继续了。

这个念头一晃而过,郑皓月自嘲多虑了,从容析元拿来的首饰设计图纸就能看出他定是请了顶尖的设计师花了不少心思才绘出来的,他又肯花钱,怎么会不希望顺利完成?是她想太多了。

将许炎应进店里,导购小姐热情礼貌地询问,推荐,可许炎却不慌不忙地坐在沙发上,拿出电话,给苏慕冉打过去……

翎姐眼前一亮,越发有兴趣了:“说来听听。”

有的说,在没有开始带孩子之前,自己在家里的地位那绝对是第一,自从开始带孩子,自己就快成孙子了……

许炎这样的男人,难道不该有个好女孩出现在他生命里与他相爱吗?直到现在还没动静,老天爷真是……太能折腾人了。

尤歌双眼赤红,满是悲伤,说话的声音更是哽咽不已……

尤建军脸色一变,却丝毫不觉得惭愧,嘴硬说:“我那是太忙了没时间陪尤歌,但不代表我不关心她!你说,为什么要将尤歌交给容析元,你这是羊入虎口!”

草坪上有三三两两的人们铺着垫子坐着躺着,尽情享受着大自然带来的恩赐,这令人心旷神怡的环境,在大城市里太难得了。

这是一间宽敞明亮设施齐全的病房,除了有患者的专属chuang位,还会有一张小巧但却舒适的陪chuang位。

尤歌和佟槿都惊了,找了半天主角突然出现,措手不及。

“不错,彭楝那老头子虽然早就退出珠宝界,可他那一手绝活儿却是太值钱了,虽然他的两个徒弟在珠宝界的名气很大,但要论手艺,只有彭楝能当得起第一的称号。”

苏慕冉实在是忍不住了,原形毕露,在惊慌之下暴露了自己的脾气,原本是想要做个乖乖女,当个温柔可爱的女生,但刚才一不小心就动手了。哦不,是动脚。

许炎得瑟地说:“喜欢吧?喜欢的话,以后欢迎常来。”

医院。

“我相信尤歌,她说是权宜之计那就一定是,她不会爱上你的!”许炎还在坚持着。

果然,许炎的目的就是为这个,他不会眼睁睁看着尤歌处于危险中。就算敌人是冲容析元来的,许炎也必须要查清楚是谁干的这件事,不然他不会安心。

唐虞梅是个骄傲的女人,优越感很强,脾气也很强势,一生中也少有对人低声下气的,很少去刻意迎合别人。她对容析元的耐心,就算是超乎她的极限了,但总是这么针锋相对的关系,她也会烦躁。

当初,她和容孝光恩恩爱爱,是她的家人棒打鸳鸯,逼迫她离开丈夫和孩子,回到澳门,与何家联姻,从那时候起,唐虞梅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心狠手辣,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善良的女人。

吵也没用,郑皓月无论如何是不能让尤歌的病情泄露出去的,她只能赌一把,赌容析元不会对尤歌怎么样。

“啊?”尤歌惊诧,这么晚了又要出去?

然而,令人震惊的还在后头……

他能从植物人恢复正常,已经算是个奇迹,现在,他用耐心和信任等来了尤歌,这又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奇迹。此时此刻,容析元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有尤歌这样的“傻女人”爱着他,有沈兆和佟槿这样的兄弟肯为他冒险,就连许炎那家伙,是他的情敌,也参与了这次行动……每个人都是功不可没的,每个人都是值得他去感激和铭记的

这样的心境,才是尤歌四年来最大的变化,她变得坚韧了,遇事不会太莽撞,她懂得思考衡量了。

容析元这几天虽然没再熬夜,但依旧是每天工作到很晚回来,都是白天处理公司的事,然后去秘密工作室里制作戒指,很晚才回家休息。

可手术

容析元浑身一抖,激动得差点跳起来!这可是孩子第一次亲他啊,虽然是用“骑马马”换来的,但也足够他高兴得心花怒放。

三个字,饱含了太多含义,虽然没细说,可容析元都能接受到。

尤歌气得牙痒痒,确实,在骂人方面她还很欠缺,可是,容析元脸皮也太厚了吧,骂他还若无其事的样子,是不是脸皮厚到无人能敌了?

他是听到她和许炎通电话,才彻底触怒了,压抑的怒火化成了对她的惩罚!

容析元那双深邃的墨眸里染上了哀伤,语气里带着从未有过的祈求:“还不肯原谅我吗?你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呢,我都已经来接你了,你就不能消消气?”

何家三人这才震惊了,反应过来这是容析元和霍骏琰联合起来做的!

“喂,你是不是真的很难受,感冒又加重了吗?这口罩……”男人有点纳闷,他先前都没看到她戴口罩,怎么上个洗手间回来她就把口罩戴上了?

见过养狗的,可还真的很少见像容析元这么chong狗狗们的。

“谁让你都那么神秘的,人家对你好奇啊,当然要拍了。”

拼桌的事并不稀奇,互相也都没交集,各吃各的,互不干扰。

这是一位身材魁梧的混血美男,褐色头发,有着西方人标志性的深眼窝和高鼻梁,还可以看出他原本是络腮胡但刮得很干净,精巧的下巴有着东方人的轮廓,厚度适中的双唇呈淡淡樱色,领口处敞开的扣子能看到他胸膛上依稀的胸毛……高贵儒的气质里混合着几分不羁,形成的特殊魅力当然是会让女人失去抵抗力的。

“这位女士……很抱歉,你的证件有点问题,暂时不能入内。”保安依旧是礼貌地说。

“香香啊,就是你以前那只狗。”

好半晌,尤歌才察觉身后有人,蓦地抬头……容析元?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