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第26章:直来直去

果然没过一会儿,我们就看到路边有一个人开着奥迪向我们的地方驶过来。

周围钟摆的声音停止了,梦魇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可我别开目光,不与他对视。

跟张兰兰通了一通电话,我决定下楼去吃点点心,由于宫家里全都地板上都辅上了地毯,有时我图省事就直接光脚到处走,现在我也是连鞋也不穿就直接走到门前拉开了房门。也不知道张兰兰给的什么灵丹妙药。服下以后刚才那种心慌的感觉就好多了。

看着有点难度,可是我们还是很顺利的顺着楼梯摸进了隔壁大妈的屋子里。

因为那扶着我后腰的手,是那么的有力,以及温暖。若是鬼魂的话,是不可能有这么一双温暖的手的。

看来他们还是打算采取了要帮到取过来把这条蛇给斩杀的主意,想到此,我心中黯然。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却如此的感性。

继母的表情想必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但是为了让我嫁给宫弦当夫人。也竟然没有当场发作,她怯怯的说:“这个啊,我就不去了。不去了啊。梦梦你和他过得好就行。”

我强忍着内心的惊惧,快步走到一处挂着我的照片的相框前,可没想到就当我的手快要碰上相框的时候。宫一谦从后面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将我往后拉。

张兰兰走到了我面前,用纸巾帮我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然后对我说:“没事了,都过去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我就这样一直的喊着。

简直就是要疯了,长长的头发围绕着我的脖子,剩下的一些竟然跟我的头发一起缠在了一起,然后直直的就往上拉。扯着我的头皮都疼了,却一点儿停手的意思也没有。我连忙用手拽住自己的头发,生怕一会那个不知道从哪来的东西都能直接将我的头皮给扯开。

直到好一会儿,程秀秀才睁开眼睛。她望了望这四周的一切,舒服的往后靠了一下。柔软的床铺几乎将她整个人都陷进去。

她又站了起来,娇嫩的肌肤吹弹可破,幼白的脚行走在铺满黑曜石的地面上。她急促的走近湖边,就要将手伸进去……

我的一门心思都放在刚刚宫弦的称呼上了,太奶奶?我抬头看了宫弦一眼,慢悠悠的往嘴里送了一块酥饼。还没等我仔细吞咽,就被继母强行的拖到中间继续进行婚礼。

想到此,我立即停住了前进的脚步。转过身,准备往回走。而在这个时候,透过前面那几株已经枯死的树木。

我决定先回去跟张兰兰会合。就是要再继续寻找下去,我们也不能落单的行动。两个人在一起还能相互的帮助跟照顾。

我正在系钮扣的手顿时一顿,停了下来。刚才穿上这条紫色的长袖,自我感觉还是很好的。对着镜子一看,确实是如我所想,真的是美极了。

还好这次的买家也是个女孩子,也就随意了,毕竟自由诚可贵,舒适价更高,若为生命顾,两者皆可抛。

“夫人,小的觉得,大概,可能……”

黑雾显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也许这就是他们做为魂体的一种感念吧,他还只是跟宫弦第一次见面,就把宫弦的习性措得很清楚了。

只是我知道现在有再多的愧疚也没用。当务之急,我们确实应该及早离开这里,尤其是在夜幕降临之前。这个磨盘山我始终觉得它充满了邪气,晚上本就是邪祟出来活动的时间,在这样的时间里,我们真的不应该逗留在此。

我并没有拦住她,这一路上走过来的这么多的诡异的事件,我心里反而还希望真的来点什么。这样起码还可以在解决问题的同时,接近我们想要,知道的事实的真相。

可是对于生气,我心中更多的情感还是恐惧。尽管说我也经历了不少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的浑身发抖。

宫弦冷笑着说:“哪有什么不可能的,三胞胎本来所需要的养分就很大。一开始第一个胎儿估计就是十分的强硬,自己吸收了三个人份的营养。可是却没想到自己吃进去的都是一些毒药。第二个胎儿就不用说了,很明显的都能看出来,它的求生意志使得在第一个胎儿吸收太多了毒药,挣扎不动的时候,就干脆要把第一个胎儿给吃掉了。因为她潜意识的就感觉到那个胎儿就是营养。”

就在我紧张的思忖着可行的办法时,我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让我的心狂跳了起来。

陆雅关掉了扩音,我也听不到宫一谦在说什么。可是陆雅一直盯着我的感觉,就让我觉得心里一阵发毛。

张飞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快的就打了电话过来,告诉我们他到了。

我还有什么话想要问一问曾大庆,但是他家的门却传来了钥匙插进孔里面扭动的声音,同时,曾大庆竟然还喃喃自语的说道:“今天怎么这么快,不应该呀。”

曾大庆站起身,摁了摁旁边墙壁上的开关,将灯给打开,“前几天,也就是我女儿拿到我送给她的笔的第二天。她就突然跑过来对我说,让我晚上不要开灯,点蜡烛就好了。她提出这样的要求,我自然是觉得她胡闹。也就没有在意。但是今天她又像以前一样的去了学校,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就反正觉得又不是什么大事,要不要就如了小溪的意,不开灯,就点蜡烛。”

还好这个地方并没有像电视里面演的那样,什么“刚走进去门就关上”,还有“密不透风的过道里飞来了几个暗箭”。总之,一些诸如此类的带着威胁的东西都没有出现,反而是一副人间桃园的模样。

我的心没来由的一紧,突然间一阵的害怕。我推了推张兰兰,然后一下子叫住金龙:“金龙!别,你先别动。我总感觉这里面不对劲。”

面对这样的不确定,我不能也不敢发出声音,只能是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死命的稳住自己的身形不往下看。

我低低的低喃,好像是陷入了绝对的疯狂。

说完,没等张兰兰回答我我就直接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金龙就坐在门口的沙发上,我一下子就能看见他。当下我就走到金龙的旁边,然后对他说:“那就像你说的那样吧,我将身体给情蛊的主人。你让她将解药给我朋友。”

我一边无聊的叹着气,一边将桌子上的圆珠笔放在手中不停的玩。一边锲而不舍的播打了一遍又一遍。当我播出第六次电话以后,就在我的耐心即将消耗殆尽时,对方总算是接了我的电话。

陈媚说完这句话,宫一谦当时就缄默不语。

宫弦额头上明显的凸起了几根青筋,我仍然不怕死的说道:“真的,别在乎我。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刚刚是我运气不好。你要是想去就去吧。”

于是我对三轮车司机说:“师傅你开车的时候多注意下你自己,如果你累了,我们就休息一下。如果你不累,我们就继续。”

当三队的路牌就在我眼前时。

说完,宫一谦就挂了电话。留下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宫一谦知道我这里是在哪吗?

甚至令我惊讶的是,我竟然看到马车的车头上。挂着那个我们店里卖出的那个万马奔腾的装饰品。

宫一谦点点头,阿明回头看了我们一眼问道:“坐好了吧?我要开始驾车啦。”

曾大庆起初没同意小溪点蜡烛这个说法,后来见跟小溪感情变得冷淡,也就想满足小溪的想法。可是好死不死的,曾大庆好不容易点了一回蜡烛,还就是我来的当天。这也难怪小溪会乱想了。

我焦急的不行,刚刚听着宫弦说的话,感觉就是一副要找朱克麻烦的样子,虽然说朱克将我变成了现在这样,可是我没有办法将它直接就推入虎口。

虽然我是很气愤自己好端端的被朱克变成了这幅模样,可是如果朱克莫名其妙的死了,或者消失了,再或者说是跟宫弦拼个鱼死网破,最后争夺个两败俱伤。我也变不回去了,丹凤的差评也解决不了了。

我担心会给张兰兰添乱,想帮忙却又怕弄巧成拙,因此我坐到了床上去,安静的看着张兰兰制药。

张兰兰见我如此,朝我点了点头,她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应付我了。她又埋头的将这种药那种药的进行调配。

我吓得猛然睁开了眼睛,却在睁开眼的瞬间,又猛得又吓了一大跳,因为我跟一双近在咫尺的脸差点撞上,我“啊”的大喊了一声。

这一丝的清明让我疑惑不解,脑海里有些糊涂,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

“你们这是?”我早已吓得手捂住嘴,差点儿没喊出来。这个场景太过于逼真,逼真到连我自己都有了身临其境的感觉。似乎他们正在杀人,而我正是他们的同伴站在一旁看着。

原来如此,听了小功的介绍。我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这次被吓的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吧,太冤枉了吧。竟然是被一个假人所吓到,还引发了我对他们的误会。

张兰兰总是什么事情都这么心有把握,可是我也是醉了,这个女鬼一天不除掉,我的头就被提在手中一天。

我觉得华先生真的有为自己的夫人考虑过,也许他是真的害怕自己的夫人出了什么意外了吧。

“至于方法嘛,就是你我的手机在我们还在热恋的时候,为了能够多与你相遇,我在我们两人的手机里下载了想到共享位置的软件,我就是通过这个方法找到你的。”

“你就在这里住一晚,明天你立刻离开我,这段时间我都不想见到你。”我凶巴巴的对宫一谦下令。

我跟张兰兰对视了一眼,我们不敢开口说话,只是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大门边,透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看去。

想到我跟张兰兰都饿着肚子,况且等会去那徐浩的木屋里堪察时,我们也需要交通工具,无论如何都是需要跟这里的住户打交道的。

可是时间不等,半个小时之后,大妈进来询问我们是现在就出门呢,还是休息再走。

我心猛地一抽。之前还不相信雕像会是活的,但看欣欣这样,她完全是把雕像当一个活人在供奉了。

其中第二个阿姨窃窃私语的说道:“啊?我们家太奶奶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宫一谦的文件夹里面?他们……”

以前,我也很羡慕有钱的人家,想去哪就去,现在我也有这个条件了,可以打着飞的到处走。

得到了密码,我连忙原封不动的传达给张兰兰:“兰兰,她说密码就是88842,我们在18楼,这一楼只有这一家,你快来。”

它的眼神里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神色,然后迫不及待的凑近我的身上,然后就像吸毒一样的嗅着我的气味。贪婪的蠕动着她的鼻子,可怕到不行。

我一边看着女鬼,一边防备着身后的门。门外突然有传来了“咚咚咚”的声音,这次,随着这个声音,伴随着的是张兰兰焦急的声音:“梦梦,我是张兰兰,你快开门!再不开门就要来不及了!”

但是还没等我开口,张兰兰就一把拉住我说:“我们走吧,连夜就赶回家。虽然说路上可能会遇到一些危险,但是比待在这里好,具体的情况路上我再跟你讲。”

“快来快来,我帮你炖了乌鸡水蛇汤,很补身体的。”

昨天晚上宫弦恶心斗的那只厉鬼,是我出道我么长时间遇到的最为凶狠,修为最高的一只恶鬼。

我笑了笑说,“在公司做文员,一个月4千多。”

宫弦好笑的笑了出来,得意的挑眉道,“那要看是什么鬼,如果是为夫,让你三年抱三都不成问题。”

我接起电话,王先生焦急的声音传来,“我们家欣欣大事不妙了!你赶紧过来看看!”说完他就焦急的挂了电话。刚才的电话里我除了王先生的说话声,好像还听到了欣欣生气摔东西的声音。

他忽然邪气的勾起唇角,一副不要脸却还理直气壮的样子说:“亲为夫一口,我就走。”

我也有些烦躁了,睡意不断的席卷上我的大脑,但是意识却异常的清醒。我没有办法,只好平躺着睡了一会。真羡慕张兰兰,直接喝了点酒,什么事情都不用想了。

我被张兰兰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只见张兰兰轻轻的对我说:“嘘!别去开门,也别出声。”

“我每住进一个地方,我都会在那个地方的门口贴上几张符纸。就是为了避免有鬼直接进来。”跟小月一起吃完这顿完全没有味道的饭菜,我跟着小月一起回到了房间。夜已经很深了,可是我因为纠结白天的事情,所以久久都没有入睡。

我松了一口气,毕竟不算是自己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些东西。但是小月在睡觉,我也总不能在这个时候直接大张旗鼓的打电话过去问个究竟吧?

朱咏飞浑身上下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骨头也会生锈一样。我的手臂上面灼热的痛的有些不寻常,难受的要命。我连忙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我的手臂里竟然不停的冒出黑血,甚至还有一些小小白白的东西,跟虫卵长的一模一样……

“来来来,先吃饭了,吃饱了再去练习,省得饿着肚子再放出一碗血,到时你虚脱了就不好了。”宫弦一边气招呼我坐下吃饭,一边解释着。

就像是刚刚说的那样,那个孩子我不会留下的,不管是处于什么角度什么身份,那个孩子我都不会要的。

宫弦再也没有能绷住自己肃然的脸色,愕然的看着我。

就在脚底落空的一瞬间,我心里飞奔而过无数头草泥马。

宫弦的俊脸在我的心里被刮了无数条道子,你说要把我丢下去你丫直接丢不就行了吗?磨磨唧唧的还让我以为你放过我了,结果你给我来了这样一招,这不是捉弄人呢嘛!透过直射下来的阳光,我无意中发现的张兰兰留下来的手镯里面的内容,经历多次的外出消除各种差评的历练之后,让我已经没有了第一次接到任务时的冲动。

而此时,我的后背方向那种被人紧盯着的感觉却是越来越严重了,让我有些错觉,来人已经近乎于紧贴到了我的后背。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让我不得不假装活动筋骨的模样,往周围的方向来回的走动着。

“我……”

“林梦,你平时都不看新闻的吗?你没觉得这些男人有些眼熟吗,难道你一个人都不认识吗?”

那就赌一把吧,宫弦,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我将手慢慢的摊开,手心上已经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你可要说话算话,喏,给你。”

于是我带着我自己都能察觉到的哭腔对张兰兰说:“可是我要是打开了,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怎么办。”

于是我连忙低头去寻找那些被我采集下来的几束花朵,可是奇怪的是,我的身边别提是那些被我采集下来的紫色花朵了,就连那些开了满园紫色花朵儿的花圃,都变成了满山的小草以及大树。

太好的了,宫弦虽然没有明说,可是我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他并没有对黑雾如何。这我就放心了。张兰兰的的失踪我想着还得从黑雾那儿寻找答案呢。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张兰兰就果断地说:“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们怎么说都是客人,本来今天晚上留下来就挺打扰的了。还老是要麻烦你们,这样我们心里面会过意不去的。”

可是就当我放下心来的时候,灯光突然从柔软的氛围,突然变成了医院里面检查的探照灯。

随着灯泡一闪一闪的,甚至还发出了电路短路燃烧着的嗞嗞声。我什么事情都不敢做了,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灯泡。

我低下头,拉起衣领,朝着衣服上就是嗅了嗅。可是昨天晚上我觉得我的身上有一股花香,也就是我晕倒后起来的时候闻到的,但是在我回到房间里面洗过澡后就察觉不到有什么味道了,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就是那个小声音说的紫色梅花的香味。

这一次出去,我觉得自己在面对那些灵怪里已经可以做到淡定许多了。已经没有了当初第一次接任务时的那种无措与害怕。有的时候我都非常的佩服我自己。

可是事实却非如此啊,我也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我也是怕痛怕伤害怕死的正常人类啊。

那么现在又是为何,我隐隐约约的觉得这种平衡有被打破的趋势。虽然我也只是直觉而已,还没有确凿的证据。看来哪一天等宫弦的心情看似很好的情况下,我倒是可以从他那时打听打听,看看他有没有什么线索或者是预警。

“这样啊,小米,那我赶紧去看看。说实话我还真的是一直刷新客户端的,为何会出来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原因出在了哪里,好在小米你够哥们,帮我看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啊。”

我连忙给张兰兰递了一个哀求的眼神,希望张兰兰能够接收到我给她的讯息。

不知不觉我看向程秀秀的眼神都带着几分同情。都是苦命的人呐。

那个怪物嘴里嚎叫着,又跌跌撞撞的爬到了窗台上。只是这一回他没有再往下跳,而是眼神很无助的看着我。嘴里依然说道:“秀啊,秀……”

看来这个屋子还是挺有古怪的。

张兰兰跟我分析着屋里几个怨灵的情况。让我大致对屋里的情况有了一个了解。

晚上,宫一谦离开了我的房间,我看着宫弦,想到宫一谦现在的行为,有些瑟瑟发抖。宫弦抱着我,对我说:“别害怕了。”

“梦梦,梦梦,你醒醒。”我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受到了一阵剧烈的摇晃,被这股动静给弄醒的我,还云里雾里的不知此时我身在何处。

但是从你的梦境中。你所猜想的没错。那是宫弦给你托的梦。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兰兰,只是觉得都太残忍了。超乎了我能理解的范畴了,身体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颤抖的没完没了。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俨然已经忘了自己在这个地方。不睁开眼睛,还以为睡在自己家床上呢。

可是没想到,老板竟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在旁边看到这一幕都被吓了一大跳,但是张兰兰却对着老板直接就吼了出来:“你这个无良老板,黑心店家,我祝你开的店永远没人来!快放我们出去!”

怪不得这条路我感觉到那么陌生,可是,尽管我陌生的不行,但是还是七拐八拐的走到了厨师的面前。

“你有听过彼岸花吗?花朵盛开的时候,叶子就没有。而当花朵凋落的时候,叶子才长起来。花开花落两相忘,永远见不到对方。”

“这是?能跟我说说是什么情况吗?”我摇了摇头,尽量不去看那个小人得向买主问起了原因。

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抬头看着王强。

“这样不行的。”王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回答:“既然我买了它,说明它与我有缘,佛说要随遇而安,随缘。”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