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第17章:贪生怕死

敢情朕上半辈子,成日都在省钱,扣扣索索的,半辈子,也没省出多少银子来。

紧接着,有人高呼:“西山方家,认筹五百万股。”

弘治皇帝说罢,接着,便朝方继藩道:“卿家,接下来,看你的了。”

这样的生活,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自己一旦落入了这些恶徒手里,又会遭遇什么样的后果。

朱厚照仰头:“父皇,儿臣说了,父皇会打死儿臣吗?”

三个人鱼贯而入。

方继藩道:“更不必说,鞑靼部的首领突兀谋反,与人勾结,私藏了匕首,妄图谋害陛下,天下人看到的是,陛下如有神助,一拳,打爆了他的狗头,天下的军民百姓,乃至整个大漠的各祖臣民,无不为之敬畏,对陛下受命于天,深信不疑,若是他们知道陛下乃是假冒的,那么……会是什么后果?”

四目相对。

突兀死了。

本来……一切都计划好了的。

…………

萧敬咬了咬牙,举起了茶盏,便朝自己的额头……啪的一下。

于是,他眼睛四处搜寻,目光定格在了柱子上。

方继藩骂骂咧咧的道:“这老狗,挺聪明的,我怎么就没有堤防呢。”

他依旧懵逼。

朱厚照便独坐在沙发上,歪着头,开始发呆。

方继藩语重心长道:“做人哪,不能像为师这样耿直,偶尔,也要学会变通,再者说了,这确实是太子殿下的主意。这事……防的就是万一,若是没有人行刺,那么陛下肯定要追究。可若是当真有人行刺呢?到时,就是大功一件,你便是想说,你不是主谋,为师都要将这功劳推到你的身上,为师……的儿子,不太靠得住,想着将来老了,还是弟子们比较稳妥,好好干吧。”

方继藩皱着眉,他这个人,有些杞人忧天,对于异族,他历来是有所防范的。

改又不能改,想要如何预知危险呢?

这一次,他非要去见一见方继藩不可。

古朴的大门,并不显奢华,门前的仪门、石坊,统统带着几分岁月的痕迹。

“好……好……”萧敬哑口了很久,才发出无奈的声音:“太好看啦。”

王首富亲自来,那么……就是一颗钉心丸哪。

起初的时候,万万不愿意戴着这金链子,可现在听说,邓健居然要用缕空的金链子,来替换这实心的金链子,他反而觉得不妥当了:“若是如此,岂不是骗人?我王不仕,戴根链子,还需戴个空心的?”

众商贾:“……”

只是……今日弘治皇帝竟发现,今儿一丁点的心情都没有。

方继藩笑吟吟地道;“陛下,眼下,银子已从士绅还有无数文武大臣手里,流到了何处?那些文人雅士,现在手里只有土地和宅邸,这银子,大多数,都流入了一夜暴富的富贾手里了啊,这些人,若是让王不仕去玩什么文玩和字画,还有那些士绅和读书人才玩的玩意,陛下,那些该死的暴发户们,他们暂时也看不懂哪,这些东西,是谁手里有银子,就给他们展示什么,根据……根据儿臣钱庄之中的统计,士绅们现在穷的叮当响,所有的身家,都在宅子上,他们看得懂看不懂,都不重要,陛下是个有情趣的人,自然觉得王不仕碍眼,可……有银子的人,觉得新奇、有趣,就成了。”

呀……他突然意识到,朕的爱卿们,都成了欠了钱庄一屁股债的穷光蛋啦……

可是……虽然镜面是黑的,眼前的事物,大抵竟也能看个清晰。

虽然觉得方继藩的话,不太靠谱。

深吸一口气。

历史上,崇祯皇帝曾向大臣们借钱,当时朝廷已经内忧外困,眼看着,天下就要不保,可大臣们照旧,还是双手一摊,没钱呀。

“呀。”邓健扭捏的道:“少爷,我一向很穷哪,我在河西,两袖清风,不近女色,从不取矿里的一针一线,只一心一意,为少爷办差,这个事……小人怕不懂。”

干爷爷好啊,没有干爷爷,就没有今日的刘瑾。

想要真正的做到,无孔不入,这就意味着,战略保障局,不但要招纳汉人,还要招募和笼络各国之人,以西洋作为立足点,确实是一手妙棋,而打着商行的旗号作为掩护,进行活动,也可谓是深谋远虑。

这样的情况,王文玉此前就遭遇过,因而显得格外的镇定。

马在这个大陆上,乃是最犀利的武器。

火铳声起。

却在此时,他的眼睛,一下子一动不动了。

怀里揣着这两个宝石,沉甸甸的。

西山建业的大工程师常威领头,开始进行布置。

所设的站点,也需进行调研。

而……接下来,股票依旧还是暴涨。

那么……还有一样东西,便是王不仕和寻常商贾之间的区别了。

天气有些寒。

方继藩忍不住想,这话,难道不该是我说的吗?

王不仕忙解释道:“这个,齐国公,下官绝无此心。”

王不仕:“……”

流放于此,每日醉生梦死,搂着十个八个女人困觉,成日无所事事,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邓健身躯一震。

只是……话说到这里,就算是彻底的把天给聊死了。

弘治皇帝厉声道:“啰嗦什么,快去。”

前几年,内帑是赚了不少银子。

……………

这王不仕乃是财经专家……偏偏,他和刘文善不同,刘文善乃是方继藩的门生,若是牵涉到方继藩的事,弘治皇帝更倾向于,向王不仕问策。

“不。”王不仕摇头:“臣不这样认为,正因为是齐国公,齐国公的心很大,铁路局挂牌出来,这是大局,他绝不会因为区区如此,而砸了自己的盘子,所以,他必定成功。”

没钱。

这么一说,刘瑾顿时流下了感激的泪,他委屈巴巴的道:“殿下,干爷爷他说的对啊,奴婢这样做,不也是为了殿下和干爷的大计嘛。”

刘瑾下意识的,从袖里掏出一颗瓜子,放进口里,有些踟蹰。

弘治皇帝摇摇头:“这铁路,朕是看出来了,实乃利国利民,不修,也不成,这事,朕不管了。由着他们去闹吧。”

葡萄牙人,在这里已经盘踞了十数年,巨大的港湾,使这里成为天然的良港。

刘瑾也跟着来了。

不修也不成,商贾们呼声很高。

只是,这些女医,对于这浩大的大明宫而言,不过是一粒小石子投入了汪洋大海,自是掀不起丝毫的涟漪。

这样的人,弘治皇帝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方继藩不禁道:“陛下当儿臣是什么人了?儿臣是那等,搬弄是非,胡说八道,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吗?”

虽然这一切,都是因方继藩而起。

可这是方继藩……居然觉得没有违和感,方继藩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嘛,不这样的话,反而说明他……变了……

十年寒窗苦读啊,就等着能够出人头地、金榜题名,好不容易中了举人,今年的恩科,若是金榜题名,从此之后,刘家就多了一个朝中臣子,自己的灿烂人生,自也开启。

凡事都有第一次。

“没有呀。”方继藩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来:“我方继藩对公主殿下的忠心,天日可鉴,殿下把我当什么样的人,我方继藩莫说做什么事,这等不健康的念头,我便是想都不敢去想,倘若我有什么非分之想,现在开始,我孙子断子绝孙!”

他抚案,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方卿家,可有主意?”

弘治皇帝道:“萧伴伴,你有话说?”

呼……

这算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了。

梁如莹忙道:“陛下,小女子并非是神医……”

这还不是神医,那么……其他人算什么?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梁如莹如实回答道:“小女子早先,曾许过岭南刘氏。”

没啥印象,不认得。

梁如莹听罢,却显得有些不乐。

宦官在里头,不知怎么回答,也不敢回答。

“草民不才,名列第三。”

或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弘治皇帝见刘文华对答如流,似乎,考的也不错,那女医,能有如此未婚夫婿,倒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恩旨……

她蹙眉,便立即将手放开了。

弘治皇帝几乎已是心疼得要昏死过去,此时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看着梁如莹,似是一时反应不过来。

可是……她耳畔里想到了方继藩的教诲。

朱秀荣便缳首,似是松了口气,连母后都不在意,想来,事情没有想象中严重。

女医们比男人们沉得住气,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女子,毕竟,都是在闺阁里,闲坐就是一整天的主儿。

内廷女医院成立了。

方继藩也是头皮发麻,几个护卫已是警惕起来,正要打马,将人打开。

可就在这一刻……梁储突然两腿一软,啪嗒一下,跪在了道路中央,跪在了方继藩的马前。

方继藩来时,看着这些女子,呼了一口气,那梁如莹更是在妇科里问诊,一个妇人指着自己的腹部,低声说着什么,却见方继藩在身后,吓得面如土色,方继藩便忙是退出去,落荒而逃。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