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第2章:霸风暴

“我爷爷已经被我派人护送走了。”谢芳华说。

李沐清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昨日夜,荥阳城主死了,郑氏宗堂有两位叔公也死了,一个是气火攻心,一个是暴毙。”

一个小时之后,二人才抹着汗喘了口气。

她茶盏的碎屑声还没消停,便有人悄无声息地闯入了她的院子。

她惊恐到了极致,暗想事情怕是真的坏了可是自己也无能无力,那人武功显然极高,消无声息地又出了院子,竟然没惊动府中的护卫。

卢雪莹更是笑了,“爷说笑呢,既然是我的陪嫁丫头,哪里会让她们干粗使的活是让他们在屋里侍候的。”

卢雪莹脸色也昏沉低暗,“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李如碧容貌才艺在南秦京城具是拔尖的,若说秦铮看不上我,也不喜欢你,你我痴心枉然,比不过李如碧,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是谢芳华?她除了家世,有哪点让他看上了?凭什么?英亲王府门第尊贵,有必要和忠勇侯府再结亲吗?”

皇帝对吴权摆摆手,吴权立即转身下去请燕亭。

“我送你进宫”谢墨含又重新上了马车。

谢芳华下了马车后,站在皇宫门口对着宫门看了片刻,跟着吴权进了皇宫。

郑孝扬这次彻底的清醒了,顿时不干了,嚷道,“喂,秦铮,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小爷差点儿以为你们死了自杀啊,你们没死,怎么那么半天没声没息的不吱一声?”

郑孝扬翻白眼,“小爷比你还有洁癖呢,都不嫌弃你,你还嫌弃我?”

他不提临汾桥的大忙还好,一提初迟更是气冲脑门,他对身后猛地一挥手,一阵风扫过,怒道,“给他们一人一匹马!”

他一声令下,顿时身后涌出百人,齐齐催马上前,将言轻和他扛着的云水,以及距离相近的谢芳华和谢云澜都围住了。

他们刚走了两步,言轻忽然扛起地上的云水,跟随二人离开。

“玉灼,等等,你先站住别动。”谢芳华感觉出不对劲,含住玉灼。

“我来喝药!”秦铮道。

谢芳华果然不动了。

秦浩点点头,“我娘睡了吗?”

秦浩闻言沉默不语,脸色有些难看。

谢芳华不理会燕亭。

“是吗?”燕亭怀疑地看着他。

谢芳华点点头,挽着英亲王妃,出了紫荆苑。

“人嘴百张皮,只管让人去说。娘行得正,坐得端。还怕了什么人不成?”谢芳华不以为意,“不过今天这事儿,您得跟爹说说,他毕竟还是我们英亲王府的一家之主。”

秦铮不做声。

程铭等四人对看一眼,见谢芳华脸色面无表情,人命关天,这几个公子哥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也不敢在这里碍眼。虽然心中都疑惑这人到底是不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既然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她怎么会医术?但也聪明地知道不是时候问,立即走了出去。

轻歌很快就命人收拾完了刚刚的打斗之地,然后立即去追秦铮和谢芳华。

郑译看了一眼秦倾,对程铭低声道,“他刚刚看到柳妃身边的人了。你想想,柳妃什么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定是等着拦截刺杀四皇子的。他是担心四皇子。所以,才烦躁。”

“这二人就是你早先认错的人?”宋方看着那二人离开的背影,对程铭问。

“房屋倒塌,应是有很大的声音的。”谢芳华道。

有人立即抬了这一老一少两个姑子的尸体,进了一间庵堂。

“金燕梦魔,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儿,有损女儿家的闺誉,我觉得,就不查了吧。”大长公主叹了口气,“只要燕儿平安。”

“不行,王嫂给你的人,还是要你留着。”大长公主一怔,立即决绝。

谢芳华坐在马上,披着雨披,下着大雨,但气度尊华,沉静安稳。

谢芳华和谢云澜对看一眼,与侍画、侍墨等人跟在其后,一起上山。

忠勇侯府钟鸣鼎食,前世给谢芳华请的女教习虽然不如宫里皇上给公主请的教习有名,但也是学艺高绝。她对琴棋书画这些东西本身就有天分,不像是侍弄花草,半丝天分也无。所以,这些东西早就融入了她骨子里,虽然放置了多年,拿起来也不难。

英亲王妃将手递给谢芳华,谢芳华顿了一下,一手拿着篮子,一手上前轻轻扶了她。

御书房静下来后,秦钰坐回了软榻上,闭上眼睛,有些疲惫。

英亲王妃若不是顾忌他是皇上,早一巴掌对着他脑袋打去了,瞪着他,“若不是有人说,我能来问你吗?华丫头和铮小子都大婚多久了?怀孕了有什么稀奇?”

英亲王对英亲王妃瞪眼。

秦铮拉着谢芳华走了进去。

秦钰沉默片刻,点点头。

“云澜哥哥,你背我进去吧!好不好?”谢芳华没骨头一般地倚在车壁上,软软地道。

谢芳华闻言知道这回他是态度坚决了。没想到半日以来他一直由着她,可是到了这里却死活不同意了。她垮下脸,“那我要住在这里几日,没事儿的时候,我能不能进你的院子找你?”

秋月也连忙道,“我也有这种感觉,这院子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太静了。而且院子里侍候的人是清一色的小厮,实在是太怪了。总觉得您住在这里,太不妥当。”

“做你的梦去吧。”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御书房。

秦钰也不再言语,又站了片刻,对小泉子问,“太后呢”

“响午从英亲王府回来,直接回宫歇着了。”小泉子向太后宫看了一眼,“太后宫里似乎还亮着灯,看起来没歇下,估计下午歇多了。”

守门人小心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试探地询问,“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

“还不快去!”秦铮沉下脸,“爷连看一眼也不行吗还需要你去向右相禀告”

郑诚看了一眼郑轶,又看那了一眼右相,斟酌地回道,“犬子十分固执,为了代替次子赔罪,如今还依旧长跪不起,在求李小姐谅解。”

右相府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耽。谢芳华喝了一杯水,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英亲王妃点点头,伸手敲敲门框,对外面喊,“来人。”

春兰惊骇的声音止住了,回头见英亲王妃已经快步走出来,她伸手指着门口,“王妃,您……您看,她……”

春兰应了一声,连忙扶住谢芳华。

谢芳华还没开口,英亲王妃便将花有毒,毒了谢芳华,她正询问春兰有谁碰过这花,翠荷便惨死在了外面的事儿简略地说了一遍。

“你拿着药方去熬药。”谢芳华将药方递给了她。

信中仅有简短的一句话,“可还记得我栽的那个跟头被你救了。”

“是。”侍画点头,又小声道,“那品竹等人,都带上吗”

“是。”侍画垂首,见谢芳华不再吩咐,立即去了。

秦钰和谢芳华翻身上马,一行人出了宫,向城门而去。

谢芳华同样没有多大兴趣,恹恹地道,“我想回府!”

掌柜的听闻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来,也连忙从后面出来,热情恭谨小心地接待。

    二人见主子发话,只能乖觉地停下脚步,等在外面。

    “你真的没事儿吗?我怎么听见你声音不对劲?”谢芳华站在门口没有立即进去,只凑近一只眼睛,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惊呼一声,猛地后退了两步。

    谢云澜本来低着头无力地被吊在刑具上,此时听到动静,猛地抬起头向谢芳华看来,眸中有着一瞬间的讶异,似乎没想到她竟然真进来了。

    “云澜哥哥,你……你这是怎么了?你……会不会有事儿?”谢芳华站着不动,红着眼睛轻声问。

    谢芳华还没再反驳,此时风梨已经二人拿了一只空碗来到。春花顿时上前一步,夺过空碗,用手指甲划破了手臂,鲜血滴在了碗里。

    谢云澜收回视线,紫红的眸光一瞬间微微灰暗,低头将剩下的血喝完了。

她不能说话,听言像是早就憋不住了,打开了话匣子与她说了起来。

听言立即应声,跑颠颠地去了。

听言一呆,顿时捂住眼睛,“姑奶奶,黑天半夜的,你满身花瓣,这么一笑像是梅花精,忒下人了,我可禁不住吓。”

她暗暗想着,果然被二公子看中收在身边的贴身婢女不是她们寻常的婢女能比的气度。

谢芳华点头,“不太容易。”

“你是你,你弟弟是你弟弟,你顶替他杀剐,就能代替他闯的祸了吗”右相夫人怒道。

谢芳华抬眼看了一眼郑轶,对这个荥阳郑氏的家主刮目相看,是个舍得出去的主。秦钰来到后,脚步匆匆地冲进了会客厅。

管家随他身后冲进来,也“噗通”地跪在了地上。

“他早先还好好的,为什么?”右相夫人闻言,身子晃了晃,看向面前摆着的酒,和李延喝完扔倒在那里的酒杯,眼前发黑,颤声对秦钰问,“皇上,是您赐给了他毒酒?他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何如此?”

他说与她两不相负,两不相欠。

金燕盯着她,“我自小爱慕钰表哥,对他一言一行,一个表情,都观察入微。多年下来,哪怕他坐在那里不说话,我都能知道他心情是好还是坏。他不喜欢我,这是事实,无论我做什么,都更改不了,若非荥阳郑氏真有问题,他听说我的婚事儿后怕是巴不得的把我推出去。”

谢芳华看着她。

谢芳华慢慢地放下手,低声道,“那好,我不拦你,你去吧。”

“也对”言宸忽然笑了,“进宫就进宫吧没有万全之策下,只能进宫,以不变应万变。我也随你进宫。”

“可是他若是趁机对你不轨,怎么办”崔允担心。

“云澜哥哥,有一样东西,我得给你。”谢芳华沉默片刻,看着他道。

“左相府的门楣怎么样?已经够高了吧?背后还有范阳卢氏家族支持,配我大哥可是满配。”秦铮道。

郡王,两女都被封了郡主,一个是金燕郡主,一个是怀燕郡主。那仁郡王妃她在英亲王府见过,是大长公主带着她儿媳妇儿去找英亲王妃串门时,那会儿她是听音。依稀记得这仁郡王妃的父亲是户部尚书,也就是程铭的姐姐。

“仁郡王和王妃大婚已经两年,大长公主日盼夜盼,总算盼来了喜讯。当即就欢喜得跟什么是的。仁郡王妃身边的嬷嬷却说年前时,永康侯夫人提议仁郡王妃去观音庙拜拜。观音庙里的妙音师姑对于求子甚是有办法。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回来之后这才没多少时日就真怀上了,这有一半的功劳。大长公主一听,连忙派人备了一份厚礼亲自去了永康侯府重谢。”林七道。

谢芳华眉目动了动,又问,“休沐之后,还是要去西山大营?”

“好喽已经准备好了,奴婢这就去唤人抬进屋。”春兰应声,笑呵呵地去了。

谢芳华“嗯”了一声,脸忍不住羞红。

------题外话---

不多时,她拿来一个厚厚的垫子,垫在了谢芳华身下。

情话绵绵,羞了娇颜。

“皇室隐卫这些年一直盯着忠勇侯府,忠勇侯府有风吹草动,也是瞒不住皇宫里的皇上的。”谢芳华道,“况且,他们离开之事,又不是特别隐秘。”

侍画不解地看着她。

秦铮蹙眉。

再多的深情似海,似乎也不及这一场大婚她对他的信任和托付

喜顺在秦铮抬起脸的那一瞬间,忽然惊异地呆立在原地,直到有人推了他一把,他才反应过来,惊慌地匆匆跟了去。

秦铮忽然对他笑了一声,收回视线,不再看他,慢慢地放下了怀里的谢芳华。

秦钰看着秦铮,抿着唇,没说话。

秦铮看着谢芳华,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扯掉了她的红盖头。

英亲王也

谢芳华笑看了秦怜一眼,大约是这些日子帮英亲王妃准备两场大婚,她累得瘦了一圈。

有月票来铺床么……nn~ ~ ...我是萌萌哒的存稿君,某个女人去参加年会了,这是第一天的存稿,关小黑屋无数天后,终于将我给放了出来,大笑三声,左扭扭,右扭扭,腰摆摆,腿弹弹,某个女人说了,让我不要太得意,若是我这么萌都没有人给月票的话,就不要我了……/(tot)/~ ~ ------题外话------

秦钰不看那黑衣人,却对谢芳华道,“如今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两日前我说过,关于拿了你的人,只要我踏入京城,一定会完璧归赵,将他还与你。你实在没必要此时拿了初迟。”秦钰叹息又深了些,“他的确不是我的人,你拿了他。怕是有些麻烦。”

“原来是我出手软了!”谢芳华嘲讽地一笑,她当时下多少力度自己是知道的。只能说秦钰除了有好药外,这个人坚韧常人难及。为了今日的事情,竟然不顾养伤,亲自下了床出来。

谢芳华从头上拔出一根簪子,顷刻间对着那人的手腕扔了过去。

&n

谢芳华身子一震,脸顿时寒了,“你果然有前世的记忆,一直瞒着我。”

谢芳华猛地打开他的手,“我脑子清楚明白得很。”

谢芳华不语。

秦铮点点头,“前世,你曾亲眼见过我用驭狼术,由玉灼用来,你想起些画面,也是正常。至于我给玉灼的驭狼术绢布,本来前世是给你的,你血尽而死时,手里就攥着它。我收起来,请师傅用魅术保留了她,是见证前世唯一的事物,以提醒我,这一世,一定不能重蹈覆辙。但是,后来每当看到,便痛彻心扉,去平阳城时,玉灼对驭狼术有兴趣,我挣扎之下,便当随手之物给了它。看不到它,便当你死的那一幕不曾发生,我们只是这一世,重新认识,重新来过。”

谢芳华死死地攥住,不让他扯。

“他从皇宫出来,就跟随谢世子来了忠勇侯府是不是?”永康侯再问。

“你……”永康侯气急失语,想反驳,却是被谢芳华堵得哑口无言。

谢芳华笑了笑,“我一个柔弱的女子,常年养在深闺,到不明白侯爷这句话了。怎么个叫做帮助燕亭离开?是说没在他离开的第一时间给你们永康侯府通风报信吗?你们府与我们府是什么关系?我们为何要给你通风报信?”

皇上这些年一直对忠勇侯府和谢氏监视掌控,他也算是皇上近臣,比谁都明白。若是忠勇侯府真动用了人帮助燕亭离开的话,就算他得不到消息,皇上那里一定能得到消息。可是昨日半夜里,他已经进宫了一趟,皇上对于燕亭离开也是大感讶异,并不知晓。

谢芳华不说话,晃动着茶杯,任杯中浅碧色的茶水一圈圈晃荡。

“霸道的小丫头!好,听你的!”谢墨含笑着站起身,向暖阁走去。

谢芳华点点头,对他摆摆手。

秦铮不以为然,“你儿子可不在乎这个!”

谢芳华这才想起英亲王还没下车,也看向马车。

于皇家,从来没有一件事情让他夹在中间为难。

敏夫人这么多年来一直把着英亲王妃靠近乎,虽然英亲王妃向来不甚喜敏夫人八面玲珑的做派,但是看在死去的崔玉婉和谢氏六房明夫人的面子上,这一层亲戚牵扯,让她不曾拒绝她把着亲近。但到底从年前到年后这一段日子敏夫人和谢茵一直针对谢芳华,让她产生了不快。但也未曾想到会这般毒辣,竟然敢借着她带她出来法佛寺祈福而暗下毒手。

似乎这种状态是从他自没去成漠北回来开始的,也是从收了一个叫做听音的婢女之后,那时候就不怎么再去宫里了。还没和皇上抵触太明显。最明显的对着干是因为灵雀台逼婚之事。

“这块僧袍可是能证明是有人刚刚不久前带走无忘而落下的?”英亲王妃问。

伊人红妆929,lv2,秀才:终于攒了张票票,果断送出。默默的关注,默默的支持!加油!

谢芳华也有些好笑。

燕岚立即道,“你看你看,我刚开口,我娘便训我。”

“我猜想应是被人下过手,而且下手的时间应该是二十多日前,但是应该是未曾除尽,有余下的人不敢在隐山再待,挪了地方。”言宸道。

谢芳华挑眉。

“关于三皇子和五皇子是有一桩事情让朕恼怒,更甚至,恼怒的不止是朕,还有先皇和皇陵的秦氏列祖列宗。”秦钰面色冷了下来,温声喊,“大伯父、左相、右相,以及众位爱卿,你们谁上前来给两位太妃解释解释,到底朕为何要惩处三哥和五弟?”

秦铮一惊,连忙伸手扶住她,“又受不住了?现在就离开这里。”话落,他就要伸手抱她离开。

谢芳华闻言顿时泄了气。

“去查查谢云澜在哪里?速速告诉我。”秦铮吩咐。

轻歌早就躲去了一旁,坐在一边草地上,齐云雪和谢芳华、秦铮说的那一番话,他也听得清楚。见齐云雪走了之后,秦铮和谢芳华拥抱在一起,他仰头看天,惆怅地叹了口气。

“那从今往后,我试着爱你,我不会的,不懂的,你可以教我,哪怕我做错了事情,你对我失望透顶,也一定不要放手,不要放弃,任何时候。”谢芳华轻声道。

秦铮本来有些火气,可是在谢芳华柔软的身子靠近他怀里时,他的火气顿时没了。瞪了她一眼,“你就是吃定我拿你没办法了,所以,你才这么气我是不是?”

“你是秦铮,我的未婚夫。”谢芳华慢慢地道,“你若是因我而死,你娘爱子如命,定然不饶了我,恐怕会押着我给你守寡。我还不想守寡。”

“你想要拿李沐清的命换他们二人?”秦铮问。

她想了想,对齐云雪道,“李沐清的妹妹是庶女,自然配不上言宸,公主大可不必杀了他。”

谢芳华知道英亲王妃口中说的怜姐儿是她的女儿,英亲王府的小郡主,秦铮的妹妹秦怜。在她出生时,宫中的皇后亲自来了王府相贺,据说秦怜本来一直哭,见到皇后就笑了。皇后曾经早殇了一个女儿,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小郡主。皇上怜惜皇后,询问了英亲王和王妃的意见,便将其抱进宫由皇后抚养了。

英亲王妃一怔,“你要?”

谢芳华只感觉大脑轰轰作响。若她不是在无名山待了八年,如今恐怕会晕倒。

“自然!钱都拿出来了,娘还以为儿子和您开玩笑?刚才说好让您要的,您不要可不就我自己要了。您这个时候可不能反悔了啊。”秦铮醉醺醺地看着英亲王妃。

“不怪,不怪,哑女能跟随铮二公子身边侍候,是她的造化。”钱班主连连摇头。

“是!”大管家颔首。

章节 设置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