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恐怖的峡谷。”林雷这个时候才暗松一口气。

迅猛龙那犹如红灯笼的眼睛,幽冷的目光锁定在小影鼠‘贝贝’身上,愤怒地低吼一声,吼声在山林间回荡。而影鼠‘贝贝’则是同样昂起脑袋,发出刺耳的尖啸声。

至于魔晶石。

“在魔兽山脉当中,晚上不可以生火。”德林柯沃特再次嘱托道。

坐在地面上,心中宁静的林雷缓缓闭上了眼睛,同时开始感受起了大地当中地元素的流动,也感受起了周围风系元素的流动,那种感觉就好像回到父母的怀抱。

“大地的脉动,风的律动。”林雷脸上有着一丝恬静的笑容,整个人开始进入睡眠状态了。这种情况下,林雷非常的自信,一旦靠近的地面有什么震动,或者有什么极速靠近引起风动,都会令林雷察觉而惊醒。

“那是林雷,我们一年级真正的第一魔法师呢。”前方不远处传来清脆的声音。

……

……

“对了,希尔曼叔叔。”

这也是为什么,办理魔晶卡手续费要一百金币的缘故。

特别进入恩斯特学院后,耶鲁在家族中地位也是骤然提升。

风系辅助魔法‘极速’自然施展开来,林雷整个人轻的和落叶一样,灵巧地穿梭在山林当中,大概跑了数里地,林雷抵达了自己的目的地,一块靠近溪水的空地。

“德林爷爷,出来指导知道我啊。”林雷立即心中喊了起来。

林雷跟雷诺都一怔。

“老天,这可是魔兽,林雷,你还真是够厉害的。我从小就梦想有一只魔兽了。”耶鲁盯着‘贝贝’双眼发亮,“虽然我有灵魂契约卷轴,可是要让一只魔兽臣服,我可没有那么强的实力。”

“成为圣域强者是可以飞行,可是整个恩斯特学院百年都难出一个圣域强者!而风系魔法师,只要达到五级魔法师,就可以施展‘漂浮术’。”特雷自信说道,“而且风系魔法师速度最快,辅助魔法‘极速’,可以让你速度大增。”

林雷顿时笑了起来。

“父亲,这龙血密典谁写的?既然危险,他还写上去。”林雷这个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迫于龙族压力,巴鲁克家族的龙血战士不得再活捉龙来饮血修炼。

“霍格大人。”希尔曼也激动地很。

“喂养的动物?”霍格一下子想起来了,盯着林雷难以置信道,“魔兽影鼠,就是你说的在后院废弃古屋中喂养的可爱动物?”

“林雷。”霍格陡然转身,郑重看着林雷,“从今天起,我不再将你看成一个孩子,而是看成我巴鲁克家族未来顶梁的柱石!家族的未来,就要看你的了。”

充实,极度的充实。

走在布满青苔的石板路上,林雷走路轻松平稳,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好可爱的小老鼠,好惊人的速度。”躲在院门口的林雷心中震惊了起来。

德林柯沃特从盘龙之戒中飞了出来,站在林雷的身旁,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黑色老鼠:“影鼠,竟然是魔兽‘影鼠’,看体型,应该还只是魔兽‘影鼠’中的幼儿。”

“那位少年谁认识?哪个家族的?”下面的贵族都低声商谈起来。

一年一百人,这是什么概率?

秃顶的老者直接指着水晶球说道:“先将手放在水晶球上,测试元素亲和力。”

好一会儿,少女终于单膝跪在了地上。

“林雷,小心。”希尔曼立即一脚飞踢而出,林雷只看到一阵幻影,脚就已经到了小影鼠身边。

“希尔曼叔叔,住手。”林雷终于反应过来了。

林雷体内龙血战士血脉,其实也使得林雷心底好战、嗜血。

“希伯,我来这,当然是为了我的儿子,赫斯,来见过希伯叔叔。”

林雷躺在家族府邸后院的草地上,旁边黑色小影鼠在林雷周围蹦跳来蹦跳去的,嘴里不断‘吱吱’叫着,可是林雷根本不理财它。

德林柯沃特也眉头紧锁了起来:“不应该啊,才一个小时,影鼠就离开了?”

德林柯沃特也笑了:“林雷,如果不这样,还叫影鼠吗?”

“林雷,只要拥有一只紫色影鼠,就等于拥有了一只影鼠军队!”德林柯沃特笑看着林雷,“这也是紫色影鼠,比其他七级、八级魔兽珍贵的地方。”

林雷不由皱起了眉头。

德林柯沃特脸上满是自信。

林雷支起身体,坐了起来,他的衣服上有著一大滩的血迹,脸上、颈部也都是血迹,那石头砸在脑袋上,林雷可是流了不少血。此刻林雷也感觉到有些头晕,林雷依旧看著自己父亲,声音有些低弱的说道∶“父亲,你流泪了。”

不愧是在生死间经历过多次的希尔曼,第一个完全清醒了过来,可即使清醒过来,希尔曼依旧感到这两天自己好像做梦一样:“昨天来了个八级双系魔法师,今天更好,直接来两个圣域强者以及一头黑龙,我希尔曼一辈子都没有这么震撼过。”

“罗瑞,罗杰,快,你们快将一些六七岁的小孩子给送回去,快点,圣域强者的战斗,一旦波及到这里,那后果……”

密密麻麻的巨石潮水一般汹涌的围攻向绿衣中年人。

“德林爷爷?”林雷尝试地心中说话。

早晨发生的那一幕,对霍格的震撼是非常大的。那一刻他甚至以为林雷会被砸死了,经历了这一次,霍格对林雷的态度明显好转许多。

巴鲁克家族客厅中,唯有霍格一人。

轻微的震颤低鸣声响起,只见道道光晕从林雷的胸口冒出,而后那在光晕笼罩下的黝黑的盘龙之戒更是缓缓的从林雷的胸口睡衣当中飞了出来,悬浮在离林雷胸口十厘米的位置。

“不,不一定。如果你有足够的金钱,可以购买‘灵魂契约’卷轴,到时候只需要撕碎,就可以直接形成‘灵魂契约魔法阵’了。只是,‘灵魂契约’卷轴很贵。”霍格自嘲一笑。

有十三四岁,那些少年心里也懂事了,知道林雷是贵族,和他们不一样。一般都喊林雷为‘林雷少爷’,只有哈德利等一群七八岁的小鬼,没大没小的直接亲热称呼为‘林雷’。

魔兽‘黑龙’!见七级魔兽迅猛龙以及神秘的魔法师离开,霍格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

是,霍格大人。希尔曼应命。

*

霍格笑道∶林雷,是不是今天的一切给你的震撼太大,震撼地让你连吃晚餐都忘记了?

许久后,终于——

随即希尔曼朝那一群十四五岁的少年看去,脸色一冷道:“都给我坚持住了,林雷才八岁,你们都快成年了,别给一个八岁孩子比下去。”

霍格在一旁严厉教育,而林雷就是努力的记忆理解,努力让自己达到父亲的要求。今天夜里十二点,番茄新书冲榜,到时候开加精大会,给大家加精,有时间地就来支持一下吧!

可惜,强大的魔法师,一般都是有着怪癖,丝毫不在乎贵族的人物。

火系魔法师,控制这七条火蛇是有距离限制的,只要女弓箭手飞出那个范围,就安全了。

神秘魔法师轻轻点头,而后朝迅猛龙走去,迅猛龙立即趴下,前肢伸展开来,神秘魔法师刚好踏着迅猛龙的前腿,走了两步,而后轻轻一跃就上了迅猛龙的背。

“林雷少爷,别着急,别跌跟头。”

想要父母们引以为豪,想要女孩们崇拜,想要将来过的风光!

“一个个站好了。”希尔曼冷哼一声。

“蓬!”拳头和青石的沉重低沉撞击声,让所有的孩子心脏狠狠一跳。

……

“扑通!”

许多前辈走了许多弯路积累的经验,希尔曼在一次次的教导中,如春风化雨一样,悄然地将那些重要经验深深地刻在了这一群孩子的脑海中。希尔曼不希望这些孩子再走弯路。

跟自己的好朋友‘哈德利’告别后,林雷便独自一人朝自己家走去,走了一会儿便看到了巴鲁克家族的府邸了。

“瑞恩巴鲁克。玉兰大陆第二位龙血战士。玉兰历4690年,在魔兽山脉击败并收服一头圣域黄金龙。成为黄金龙圣骑士!玉兰历4697年……”

至於女弓箭手,此刻已经到了狮鹫的背上,在空中进行弓箭射击。

哦,这位可爱的男孩,就是霍格你的儿子吧。腓力笑地很亲切,看著林雷说道,林雷巴鲁克,对吗?我可以称呼你林雷吗?

霍格你也应该知道,整个玉兰大陆上有万年历史的石雕都有一大堆,石雕的真正价值是在其艺术性上,你这石雕的艺术性┅┅呵呵,只是我心底比较喜欢而已。500金币的确是我的最高价了,如果你不答应,那就算了好了。

古老,这是一些贵族非常看重的东西。

“佩服,竟然挡住这一招。”奥夫的声音在林雷脑海中响起。

她立即想起,当初她怀胎十月诞生地儿子林雷和沃顿。她此刻,才真正担忧起来林雷。

“万年时间,达到这等程度,林雷,堪称旷世奇才。这等人物,可惜啊。就要死了。”

混乱之海上空再度响起命运主宰奥夫的声音,他脸上有着自信的笑容,“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战斗了,林雷,刚才,我和你打的很尽兴。我真的舍不得你死……可是,我不想让你活着。”

林雷一阵心惊。

“奥夫大人太强了,那一招,简直……无可匹敌。”那黑色双角男子笑道。

可诡异的是——

雷地拳头直接砸在孛贴儿脑袋上。

“乌特雷德!怎么回事?”一道清脆声音在其脑海中响起,正是死亡主宰的声音,随着时间推移,以主神们互相传递消息度,当然越来越多主神来到空间乱流中,此刻观战的主神,已然过四十名!

就好像一个个苦苦追求着技艺的雕刻师,陡然看到某位雕刻宗师的作品,瞬间领悟了一般。

林雷此刻就是这样!和,包容万物。

可是,奥古斯塔丝毫无损。

奥古斯塔身形光芒一闪,皮肉伤便修复好了。

奥古斯塔见识过刚才林雷展露的度,已经一点逃跑的念头都没了,他嗤笑一声:“弱?这一招地强弱,和四神兽精血多少有关。乌特雷德使用的四神兽精血,可比我的多多了。威力当然要强地多。”

身体天翻地覆般的蜕变。林雷早有预料。可是林雷怎么都没有想到……主神格竟然消融了!

无需意志威能,无需其他。

林雷突然有一种感觉,似乎,这至高神剑并不是多坚硬,林雷右手略微用力。

林雷并起食指中指,成剑指。

“蓬!”

令林雷惊颤的是,这个中年人每跨一步,便是无尽的距离。度不知道比林雷快多少。

“过了很久很久,我感到无聊,某一刻灵光一闪,便开始建造宇宙!先,我建造了那个主宇宙,可是我感觉单纯主宇宙不够稳定,又建造了四个体积小许多的附属宇宙,形成一个稳定体系。”

除了元素法则外,还有其他许多修炼方法,完全迥异的。

“原来,鸿蒙掌控者也分等级。”林雷笑了起来,“我竟然和大哥一样,为一级鸿蒙掌控者。”

星河通道上传来激动、畅快的笑声。

母亲琳娜虽然和父亲霍格很快关系就亲密起来,可是这么多年过去,母亲琳娜和林雷、沃顿始终隔着一层。琳娜面对林雷、沃顿她这两个儿子,却没有真正对儿子的那种感情。

林雷和沃顿察觉不到。

“乌特雷德大人,我本来就是要选使者的。”林雷笑道。^^^^

林雷脸上却无一丝笑容。

身形一跃,便进入空间乱流了。

“是吗?”

“身体强,就想挡住我的至高神器?”林雷不屑一笑,“连命运主宰,也不敢用身体其他部位抵挡至高神器。”

这奥古斯塔,竟然在这事情上欺骗自己!

林雷点头。

雷低沉道。

不是奥古斯塔挡不住那一招,实际上林雷那一招威力并不算大,主要是幅散范围大,足有数千里。最重要地是……林雷使用融合神识,奥古斯塔根本没察觉到林雷过来,林雷的突然一掌。

乌特雷德脸色愈加难看。

“恩?”林雷心底一惊,谨慎之下,立即控制水系主神分身、风系主神分身融入体内。

“很抱歉,今天,他必死无疑!”林雷语气变得强硬了。

“杀!”林雷毫不留情,手中的生命至高神剑再次浮现,“嗤嗤”无尽凌厉的剑气凝聚成光柱,空间乱流在它面前,脆弱的如同薄纸,被轻易撕裂开,这道剑气光柱一闪而逝,穿透过奥古斯塔身体。

“乌特雷德说过,他将这招,只是告诉了命运主宰奥夫,而且还让奥夫以至高神之名誓,不得传于第二个人!毁灭主宰,不可能将这招传给奥古斯塔,那……”林雷脑海中一道光芒闪过。

“阿硕,跟我去上清宫!”李杨声音冰冷,其中的杀机却是连九天仙帝都心中一颤。

“二弟三弟,让他们知道我们魔界三尊的厉害!”

李硕的神识一下子发现了这两人的气息,这两个人也是和他一起离开星极宗外办事的,当日没死,却是后来被上清宫的人抓住,谁想被折磨成这样。

“杀!”

自己的父母,自己的义父,自己的爷爷,都是自己的至亲之人,每一个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这半个月来,李硕一直处于追杀之中,根本顾不得其他。他已经落魄到了极致。

李杨猛然眼睛一亮:“阿硕,等一下,我用神识查一下。”

整个仙界,一切皆李杨的范围之内。

没有!

“太爷爷。一切希望就你身上了,如果你也出事,那我真的无法想象事情到了如何恐怖的地步了。”李杨心中忐忑,义父、爷爷、父母等人都出事了。

如今唯一剩下的太爷爷,功力强的太爷爷呢?

李杨艰难吸了一口气,眼中凶光闪闪,脸色完全变成暗黑色。

其中有自己的义父,有自己的父母,还有自己的义父。

自己的亲人被屠戮。

瞬移,就是仙帝后期高手,一般也不会瞬移,整个六界,不是大尊,会瞬移的也就几个人而已,比如阴阳魔帝,比如鲲鹏妖帝,都是远超一般仙帝后期高手的仅次于大尊的存。

“天旭,此言可是属实?”九天仙帝皱眉说道。

“李易前辈!”

九天仙帝当即躬身道:“九天愚笨,直至今日才猜出李易前辈就是李杨。”

“十二都门归元,归的什么元,正是我元始天尊的‘元’,此阵的威力,估计李耳那自大狂也是不知道吧。”元始心中暗道。

元始天尊即使尝过李杨的厉害,依旧自信无比。

“求婚?”

李杨发现了此刻的元始天尊正被魔界三尊等人言语羞辱。

李硕脚踏刀魄,却是身形一闪,硬是躲避开去,而且直接到了另外一名白衣弟子面前,那名白衣弟子修为是大罗金仙前期,比李硕整整高上一个级别,李硕对付他,心中根本没有把握。

阴阳刀魄,两把旋转着,悍然的刺穿了本命元婴,灭了对方的元神。

“小贼!”

李杨将要飞升去魔界,那一次,李杨将照顾父母,照顾爷爷的任务给了李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