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看好东伯雪鹰。”

……

东伯雪鹰循着声音看去。

一来是进步真的很快,怕是百年内就有望凝结出水火真意!二来这是他水源道观的超凡,当初也是晁青力推,他在旁边也帮忙,东伯雪鹰才最终得以名列候补元老。

“太阴之体?”东伯雪鹰吃惊,这半年他在夏都城可没浪费时间,也搜集很多书籍,自然知道太阴之体。

她跨入称号级时也很年轻,且她还是法师!法师跨入称号级是靠着对天地自然的研究剖析积累,所以她同样被看好,几乎必然能跨入超凡!所以很多称号级也簇拥着她,捧着她。她前途非凡,又漂亮,称号级中追求她的都非常多。

“我在人群中,他飞在空中,两个世界吧,他恐怕都没看到我。”余靖秋心中略有些难受。

转眼,东伯雪鹰进入赤云山世界已经过去了十年。

如今前三分别是都柔柔永安东伯雪鹰。

“随我来。”黄袍老者开口道。

“来薪火宫?”东伯雪鹰纳闷。

晁青前辈?夏族元老会?自己是候补元老?

夏都城的生死殿内。

“哪呢?”

“该死的人类,这是难得的机会啊,杀死这人类也不会被惩罚!”恶魔拉弗达充满怨气,他的血脉让它充满杀戮屠戮的渴望,任何一头恶魔都是如此,从小都是在杀戮中长大,他血脉内的渴望以及被人类的折磨,让他的怨气恨意极为的重。

“撕。”东伯雪鹰虽然枪法玄妙,防御极擅长,可在恶魔不要命般的近身攻击下,还是被一爪子划过了胸膛腹部。

那二人交战太快,只有在一些碰撞身形停滞时,他们才看清二者的身体模样。

冰火真意,属于‘水火真意’的一个旁支,只能算是五品真意!

“轰!”长枪内蕴含的斗气也在其中爆发,可超凡斗气威力明显就弱多了。

“受死吧!”东伯雪鹰持着那一杆新的长枪,立即追杀过去,恶魔拉弗达立即仓惶想要逃,可正常形态又被火焰压制下,他速度明显不如东伯雪鹰。

如果赢下第十场,就更震撼了!

个个期待。

……

伴随着空间波动。

自己的实力恐怕只能发挥出六七成了,眼前这名青发男子不愧是被划分为‘中等超凡土著’。

驼背老太太这才露出一丝笑容:“我就说嘛,这个小子这么年轻,能赢到六场就了不起了!”

“你真敢赌?”叶老太太惊讶。

“哗。”

可以让他全力的施展枪法,自己参悟琢磨出的枪法,尽情的发挥出来,看每一招每一式的威力!在实战中才能更好的验证自己的枪法。第五场的对手是堂堂正正的碾压,而第六场对手则是贴身搏杀!不同的战斗方式,从不同的方面考验自己的枪法。

“死!”手掌陡然穿过枪杆的阻挡,戳向东伯雪鹰的胸膛,欲要刺入东伯雪鹰的胸膛。

……

“听说他觉醒过太古血脉,一旦太古血脉天赋爆发,或许能翻盘。”

东伯雪鹰就是后面这一种。

以枪尾刺出!

“这个东伯雪鹰,近身厮杀时,枪法水火交融,刚柔并济!阴柔时防御圆满保留丝毫破绽,刚猛时也凶悍无比。并且刚猛枪法转为阴柔枪法……无比的自然。”

...说完,公良远那近乎透明的躯体开始一飞冲天,飞离开去。

同样身处其中的公良远却是眉头微皱,随即笑道:“东伯老弟初入超凡,可这万物水之奥妙,却有些意思啊。”

“锵!”神剑出鞘的声音。

长枪险之又险挡住了第五剑。

只要境界跟上来,他们将会非常恐怖!

其实这种划分是学的深渊恶魔!深渊恶魔就是被分为

“我这一招设想一定能实现!”

大雪纷飞。

因为执掌的神器。

作为超凡生命,直接从生死殿的正门进入。

他的地位就很高了,按理说他根本不必如此亲近的对待东伯雪鹰,可池丘白却不在乎,和安阳行省的超凡们个个关系极好,这也让安阳行省的九位超凡都很佩服尊重池丘白。

丹田气海内,超凡斗气凝聚了无数的星火起伏。

所以源石很重要,法门也很重要。

这种神印也叫魔龙神印,其中最简略的一重神印,就是眼前这一枚立体的符印了。

“主人出去,要不要我们陪着?”年轻少女连道,她家主人经常研究法术,只有陷入瓶颈时偶尔才会去接一些难度较低的磨砺任务,平常很少去外面。而那些称号级骑士们大多是喜欢在酒馆、酒楼等地方大口喝酒高谈阔论的。

哗。

“暂时放弃。”

并且前辈超凡也没法直接表述自己的领悟,都是演练枪法刀法,仅仅观看演练……最多只能看到点皮毛。

说是这么说,如果他们俩真的看不上眼,最多收个记名弟子,算是给东伯雪鹰面子了。

东伯雪鹰也回到自己府邸。

超凡强者,可以同时兼修几门秘术。

……

《魔龙功》内部配套的秘术是《魔龙力》。

之所以选《魔龙功》,一是因为秘术《魔龙力》的诸多奥妙,乃是火的奥妙。那《光芒琉璃身》却是光的奥妙。东伯雪鹰现在已经领悟了万物之水火两种奥妙,自然选择适合自己的。

“龙前辈,雀前辈,我已经选好,就这一门《魔龙功》。”东伯雪鹰开口道。

有些超凡或许战斗时还会施展腿法,可东伯雪鹰重视的则是灵活度!在近战搏杀时,灵活度极为重要。灵活性差的……将会非常被动!而灵活性高的,就能将对手玩弄股掌之中。就算遇到敌人逃命也是把握更大。

“雀前辈,这根长棍能抵多少?”东伯雪鹰一翻手,那一根赤红色长棍出现在手中,这是雷真长老留下的圣阶下品的长棍,自己留着也没用,还是卖给水源道观吧。在自己的组织内买兵器是最便宜的,卖兵器也是最划算的。

“这位是晁青副观主。”公良远神情微变,立即传音道,“我还准备等你的兵器秘术都选好,就去见副观主,没想到在这碰到,副观主如今已经两千八百六十多岁,离寿命大限很近很近了。”

**

“据说东伯雪鹰从小就练枪入魔,枪法高深,十五岁就有银月骑士实力了。”

那种无力感,他再也不想遇到了。

东伯烈见状也去扶人。

周围空气都微微震了下而后才平静。

“这,这太珍贵了,雪鹰,我们用太……”墨阳瑜想要阻止。

……

外面走进来的两名老法师,其中一名黑袍老法师淡然道:“司尘法师,从今天起,你就离开帝国炼金工坊吧!”

“水源道观?”东伯烈疑惑。

温梁?又是一个名列圣榜的高手?要知道整个人类、超凡世界土著、魔兽尽皆算起来,能在圣榜上的一共也就三十个而已。

至于超凡兵器、源石什么的……

“你同时掌握万物之水火,竟然不说。”羿鸿无奈道,“你要知道,你实力越强,各大超凡组织给出的条件就越高啊,我深夜里就将消息传给各方了。”

池丘白、谭石二人并肩落下。

“估计各家条件都很高,给的源石,都足以让你修到圣级初期!像大地神殿血刃酒馆,估计都是直接任选一种神级秘术吧?”

因为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六大超凡组织乃是正道,庇护整个夏族,所以内部是比较团结的,即便一些竞争也很少生死搏杀。毕竟薪火世界早就定下规矩——超凡们,禁止自相残杀!如果杀了,就会遭到调查,根据调查做出判罚!严重的甚至直接处死!

黏着枪杆,顺着枪杆刀锋直接切向东伯雪鹰。

“我都修行八百多年了,都圣级巅峰了,如果和你都一样,不是很丢脸?”半秃男子撇嘴道,“没想到你小子不但掌握了万物火奥妙,竟然又掌握了万物水奥妙,且似乎水火之间都有些关联……”

深夜,风在吹。

...羿鸿姿态放的很低,可东伯雪鹰之前被困六年,和超凡炼金生物猴子、小鸟也经常聊天。所以很清楚在任何一个时代,天下间都会有类似于‘龙山楼’这样监控天下的特殊组织!龙山大帝建立了帝国,那么这个组织就叫‘龙山楼’。

“对。”

忽然天空中出现了一声轰鸣,一艘黑色的炼金飞舟直接出现在了高空,飞舟上更是站着一群强大骑士、法师,目光冰冷俯瞰下方的墨阳辰白。

“第一第二第三小队,全部集结,准备出发。”银月骑士立即开始下令,“法阵,引动,随时准备攻击。”

洞窟内。

“到了,前面就是东香湖。”东伯雪鹰牵着母亲的手,速度减慢突破云层,已经看到下面波光粼粼的东香湖了。

**

金色猿猴有些疑惑看着已经到了远处百米外的自己主人,东伯雪鹰竟然独自在那练起了枪法。

“下蹲了,才能跳的更高。”

“哐~”东伯雪鹰很轻柔的拉开了大门。

“轰隆隆~”外面的海水拍击着,似乎永不停止。

“嗯,好,都脏了好久了。”墨阳瑜看着自己儿子,却怎么都不嫌够。

东伯雪鹰轻轻一挥手,面前出现了一黄金盆子,这还是项庞云当年储物宝物中放着的杂物之一。

他清晰观看着下方的雪石城堡的那一座城堡主楼,父母不在,自己也不在,城堡主楼只有弟弟以及贴身仆人才会居住,而此刻整个城堡主楼只有一间屋子的灯光还亮着,那是东伯雪鹰过去经常用的书房。都深夜了还在书房的,仆人是不敢的,恐怕唯有弟弟了。

虽然天已经略微有一丝光亮,可月亮依旧悬在高空,整个仪水城都很安静,绝大多数人都在睡眠中,也就一些小贩们早早起来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