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雷,你养的这个小影鼠,好像喜欢数魔晶核了。”德林柯沃特笑着说道。

迅猛龙这个时候全身染红了鲜血,布满鳞甲的全身却是伤口处处,惨的很。

“死去吧!”马特狰狞地盯着林雷,手中短刀快速劈向林雷。

那迪克西面容冰冷,从林雷旁边走过。

而林雷本人恍若未觉,依旧如臂指使一样使用着那柄平刀。

林雷轻呼一口气,石头碎末抛飞,整个石雕完全显现,只见有近半米长的老鼠活灵活现地站在林雷面前,乍一看还以为真是老鼠,这倒是惹得小影鼠‘贝贝’在一旁‘吱吱’乱叫。

玉兰历7年这年初,林雷便步入了恩斯特学院五年级,和学院第一天才‘迪克西’同一个年级了,迪克西当初花费三年功夫才从四级魔法师达到了五级魔法师,可是从五级魔法师到六级魔法师的坎,却一直跨不过去。

按照耶鲁的话说:“今天才知道老三竟然是石雕高手,该好好庆贺一番,走,去华德立酒店。”就这么的,四人步入了华德立酒店,一步入华德立酒店,酒店一楼中不少学员转头看来。

在这里最讲究这些。

听德林爷爷这么一说,也有道理。

“我?当然是为了这三件石雕作品。”德牧伯爵八字胡一翘,自得说道,“朱诺伯爵,你看,这三件作品的独特的神韵,是那么的吸引人。能够创造出如此石雕的高手,肯定是一位特立独行的人物。”

“贝贝都等急了,耶鲁,你一大早拉我们过来,到现在车队还没出现。”雷诺在一旁不满地说道,耶鲁抱歉一笑:“我也不知道啊,该来了。”林雷则是『摸』了『摸』贝贝的脑袋。

“好。”耶鲁忽然大喊了起来,脸上满是兴奋,“真是痛快,老三,没看出来啊,你的力气这么大!”

林雷心底无奈一笑。

此刻,这匹雄壮的风狼身上正坐着一名英俊的黑发青年,黑发青年正顾盼四周,似乎很是得意自己拥有这么一匹魔兽。

林雷看了一眼这少女,微笑着说道:“迪莉娅,你来的挺早的,现在距离上课还有好一会儿呢。”和漂亮的少女坐在一起,的确是一种比较享受的事情,林雷也不会拒绝。

在恩斯特学院,天才云集。而天才都有一个坏毛病,很难服人!

特雷老师有些急了,实际上他特雷也是一个六年级学员,如果他能够让自己的学生成为前三名,不但得到奖励,而且也非常有脸面的。年轻人,都好脸面的。

“林雷,回来啦。”1986号宿舍中一个卷发少年热情地跟林雷打招呼。

“乔治,你们玉兰帝国的魔法学院也差不了多少,怎么非要赶到这里呢?”耶鲁惊讶道。

“你好,我是来自奥布莱恩帝国的雷诺。”在林雷前面办理入学的男孩突然回过头来热情地和林雷打招呼。

宗堂的门关闭着,整个宗堂点燃着一排蜡烛,也使得宗堂中比较暖和。这个时候霍格看着宗堂前那一排排灵位,声音低沉地说道:“林雷,我巴鲁克家族自从第五位龙血战士诞生以后,便一代代衰败下来,甚至于我巴鲁克家族的传承之宝还被变卖掉了……每次想到这个,我就感到无比的耻辱,堂堂龙血战士家族啊!”

“呵呵,给你。”林雷将烤野鸡扔给小影鼠。

小影鼠欢快地叫了声,一下子就窜起咬住了烤野鸡,吃了第一口,小影鼠撕咬速度立即加快,仅仅一会儿,一直体积和小影鼠差不多大的烤野鸡就被吃的干干净净。

林雷只感到心脏一下子跳了起来,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贝贝,你先呆在希尔曼叔叔这边,我去测试了。”林雷灵魂跟小影鼠交流,小影鼠有些不愿地在林雷怀里动了动,不过在林雷的再次要求下,小影鼠直接窜入了希尔曼的衣服内。

黑色影鼠有些兴奋:“贝,贝……”

一个八岁半的少年跟一个小影鼠兴奋地不断喊着。

淡然一笑,林雷便上床盘膝坐了下来,开始冥想锻炼精神力了。

“希伯,我来这,当然是为了我的儿子,赫斯,来见过希伯叔叔。”

“那噬石鼠最低为一级。而影鼠不同!最弱的影鼠也是三级魔兽,全身毛发为黑色!当全身变成青色的时候,影鼠便达到了五级魔兽境界。当身体变成紫色的时候,至少是七级魔兽。高的也可能是八级。”德林柯沃特说的明明白白。

毕竟愈是厉害的魔兽,对自己的幼儿保护就愈重视,虽然不明白这只小影鼠为什么会到自己家族的古屋当中,可是紫色影鼠的幼儿在自己面前,这是事实。

等出了后面古屋群,林雷又恢复正常跑步,脚步声依旧响起。

如今林雷堪比乌山镇上十五六岁的少年,已然有了一级战士的实力。

“德林爷爷,你赶快给我检测一下,我有没有成为地系魔法师的天赋吧。”林雷这个时候急切的不得了。

“空有魔法力,却不会如何发出‘魔法’,又有什么用呢?”德林柯沃特长叹道,“魔法世界,那是非常繁复的世界,魔法研究,也是非常艰难、危险的。不过各国竞争,无数的魔法师也一直在研究新型的魔法。”

“地系魔法师,论攻击,禁忌魔法中有单体性的‘大地守卫’,有毁灭性的‘天崩地裂’‘陨石天降’。论防御,禁忌魔法中也有大型的‘脉动守护’。也有单体性的‘大地守护圣铠’,地系魔法师的单体防御,那是最强的!”

这一刻,看到儿子的笑容,霍格的眼泪,直接流了下来。

“圣域强者,竟然是圣域强者。”希尔曼呢喃着说道,全身都微微颤动着。

希尔曼在乌山镇拥有着很高的权威,他的话令许多看到黑龙而惊恐的人都知道了该怎么做,此刻整个乌山镇忙成了一团,所有的孩子,所有的工作的人到家中,到了这个时候,唯有那结实的石头建造的屋子可以给他们以保护。

可以这么说——

“盘龙之戒?它的原名叫盘龙之戒吗?”老者惊讶说道。

“那老爷爷你怎么从盘龙之戒中出来的呢?”林雷疑惑看着老者。

“林雷,不错的名字。”老者微笑说道。

“消耗掉所有的精神力?”林雷有些不解。

林雷的脑海中,不由浮现了‘迅猛龙’那庞大的身躯,‘火蛇之舞’的恐怖的场景,还有那从天而降的无尽巨石。以及那脚踩在黑色巨龙的傲然人影。

库房倒塌,碎石砸落下来。

“天赋低,成就低?”林雷心底微微一震。

“星空剑圣‘蒂隆’?可惜,现在还不能杀他。”灰袍人低声暗道,随后脚下的黑色巨龙似乎知道灰袍人的心中所想,巨大的黑色双翼一扇,立即呼啸着朝东南方向飞去。

……

那盘龙之戒这个时候也直接无力的摔落下去,落在了林雷的胸膛上,林雷眼皮一动,而后缓缓睁开。当一看到床前站着这位从来没见过的老者,不由大惊:“你,你是谁?”

林雷立即急切说道∶“父亲,怎麽样才能收服一只魔兽呢?”

“哈德利,昨天你跟我们一样都是在东边空地上,没敢去吧。你是怎么看到的?”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棕发少年哼了一声说道。

那个叫‘弗拉’的棕发少年不屑道:“谁不知道你哈德利大嘴巴,嘴里说的话有几句是真的?哎,大家说说,哈德利这个小鬼什么时候说过真话?”弗拉朝旁边的一群少年说道。

霍格对待林雷是非常严厉的,很少会对林雷亲切的微笑,特别是此刻这幅表情,更加令林雷惊讶。

霍格一愣,旋即心中了然,看来自己的儿子想要当魔法师了。

“雷,加油,为我们加油,击败那些十三四岁的大孩子。”金发的哈德利在旁边喊着。

林雷心中低吼着:“我现在比其他人厉害,是因为体内有龙血战士血脉。可是我不能修炼斗气,只有努力,再努力!曾爷爷能够单纯靠身体训练达到七级战士,那我……就有可能成为八级战士,乃至于九级战士,没有事情是不可能的。”

林雷点了点头。

单单迅猛龙,就不是他所能抵挡的。更别说那位神秘的魔法师了。

一声牛哼,嗜血铁牛鼻孔中也喷出两道白雾。

那为首的红发壮汉低声说道,整个人体表陡然升起了红色的斗气护罩,其他的三名战士体表也升起了斗气护罩。

“啪!”“啪!”“啪!”“啪!”……

这四名战士几乎同时踢飞了一颗巨石,四块巨石同时朝迅猛龙背上的魔法师砸去,随后四名战士硬是脚下一弹,一下子便跃起十几米,如同离弦之箭,朝迅猛龙激射而去。

“这,就是魔法师吗?”林雷的心底,第一次有了清晰的魔法师认识。

只见那神秘的魔法师,直接从迅猛龙背上跳跃而下,那足有两层楼的高度,神秘的魔法师竟然轻松跳下。

“哼~~”迅猛龙打了个响鼻,两道带着硫磺味的白雾喷出。

可惜,这黑色戒指,通体只是黝黑的一种似木似石的材质,连钻石、魔法晶石的影子都看不到。明显一钱不值。